第一千两百四十章 不能…但至少也不应该…

安安小陌 / 著投票加入书签

58小说网 www.58xs.la,最快更新倾城绝宠:赖上冷情魔妃最新章节!

    缩起触手的它,像极了一坨巨型海参,全身上下也没有半片叶子。

    虽说是藤蔓系魔植,形态却和藤蔓毫无关联。

    可偏偏这坨‘巨型海参’一头长着两根蛛网状的触角,分泌出乌黑黏稠的液体;另一头顶着一朵血红的肉花儿。

    那肉花瓣上覆着密密麻麻的黑色斑点,花心处拉开了一条细缝,此时正微弱的翕阖着。

    银铃只看了一眼那肉花上密集的黑点,便头皮发麻的移开了视线。

    她这不经意的一眼,将要用一生去治愈!

    “……”千灵眼尾抽了抽,视线撇开。

    大概她也是没想到会是个这么丑的东西。

    紫莲狱火身为本命异火,最能直观的感受到主人的情绪。

    乖巧的模样当即暴涨,焰心处的小脸顿时冲地上的“巨型海参”凶狠龇开獠牙,大有一口吞掉它的架势。

    “别吃我!别吃我!”

    “嘤呜呜…球球漂亮姐姐别让它吃窝~”

    “呜呜呜……窝、窝不好吃的…窝一点都不好次哒~嗝儿~”

    软萌又可爱的正太音求着饶,最后甚至打了个奶嗝。

    在这四周笼罩着黑暗,弥漫着凶煞气息的环境里,显得格外诡异又反差。

    千灵麻了:“……”

    “……”银铃不理解,甚至大为震惊。

    她怎么也没法把这声音和脚边上那瑟瑟发抖,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的‘丑东西’给联系到一起!

    因为痛哭和害怕,那黑黢黢满是小触手的‘海参’上拉开了一道口子,与肉花中心那道缝的翕阖动作一致,边哭还边往外溢出了浓稠的黑色液体。

    “……”

    紫莲狱火吃不吃它已经不重要了,这根本都下不去口啊!

    “魔植不能……但至少也不应该……”银铃皱着一张小脸,她实在是不太希望自己以后还要和它经常见面,故而看向千灵认真劝慰道:“主人,收了内丹,咱以后找个好看的。”

    “小紫焰。”

    乍一听银铃这一声。

    紫莲狱火还有些懵,等恍然反应过来是在叫自己,身体象征性的“噗呲噗呲”鼓动了两下,就等着千灵点头,它立刻就上去给这“海参”烫个全熟。

    这架势,看得千魇魔藤心里直犯怵,想也没想又开始准备哭了。

    “嘤嘤嘤…呜呜……别、别次……”

    “……”

    哭音刚起。

    银铃的脑仁一抽,及时喝止了它的声音:“闭嘴!”

    “……”

    千魇魔藤被吓得瞬间止了声,它哭也不敢哭,喊也不敢喊。

    身上和花心处的眼缝扒拉开,睁着一双黏糊糊的眼睛,看了看银铃,又看了看千灵,最后看到旁边兴奋的火焰时,畏畏缩缩着往后挪了挪,不敢再有任何动作。

    千灵一手压了压紫莲狱火兴奋抖动的火焰尖儿,一手拉过暴躁的小姑娘,冷漠的视线垂落在地上的千魇魔藤身上,卷翘的长睫在眼睑处投下一片阴翳:“跟着我干什么?”

    千魇魔藤:“……”

    还能干什么,当然是饿了。

    但这话不能说,一说它指定就熟了。

    “我……”千魇魔藤上下眼睛翕动着,顿了一瞬,才乖乖巧巧说道:“你…你们是这里的生人,很容易招来实力强大的邪煞和大魔们袭击的。”

    “我、我就是想看看能不能帮忙……”

    “骗鬼呢你!”银铃白眼一翻,压根不信:“你个丑东西还有两副面孔呢!”

    “主人,你可不能信它,谁不知道千魇魔藤素来诡计多端,帮忙?怕不是到时候忙着捡漏,想暗算我们吧?!”

    千魇魔藤:“……”

    只要它不承认,那这话说的就不是它!

    “不不不、不是的,不是的,窝不是辣种……”

    “我管你是不是。”银铃听着这可爱的声音顶着一言难尽的模样,脑瓜子就‘嗡嗡’疼,撇过脸,冷笑道:“关在这里的可没有什么好东西!”

    更何况它这模样真的太过一言难尽。

    她没在第一时间就让紫莲狱火把它烧成一颗内丹,已经算她仁慈了。

    至于让主人收它为植物系战宠?!

    空间里那颗早已经成了暗系内丹的千藤鬼章,活着的时候都比它好看。

    这小东西丑得别致不说,心眼子估计比它身上的触角还多!

    留不得。

    不等银铃开口,沉默了半晌的千灵忽然出声。

    “你说,容易招来实力强大的邪煞和…大魔们?”

    提起‘大魔们’时,千灵凤眸微眯起,嘴角挑起的弧度若有似无,声音冷淡,却无端给人一种强烈的压迫感。

    “额…”千魇魔藤眨巴了两下眼睛,本想点点头,想到自己没有头,一端的肉花便前后晃动了两下,嗫喏着说道:“是因为你、你身上的气味。”

    千灵挑眉,心里有了猜测。

    像是为了印证她的猜测,千魇魔藤继续说道:“这里多是冥、魔界的东西,属阴,暗系元素居多。”

    “你是外来者,身上的灵气元素与这里格格不入,便会被无限放大,即使隔了十万八千里远,实力强大的邪煞和大魔们也能循着味道找过来的。”

    它就是循着味道过来的。

    只是和他们循的味道不一样。

    本想着能偷摸着捡个漏,没想到这看起来“柔柔弱弱”的人类居然身负威力如此狂暴的本命异火。

    而这簇异火火种,它光是站在这儿都能感受到自己灵魂上的颤栗了,哪还敢招惹!

    现在它只求能苟住自己的小命,不被烧成内丹给打包带走了,就谢天谢地。

    千魇魔藤紧张的鼓动了两下自己的触手,小心翼翼的往后又挪了点距离,说道:“我…我知道的都告诉你们了,可以放了我吧?”

    “嘻嘻。”银铃忽然咧嘴一笑,落在地上的人儿娇小玲珑,说出口的话却让千魇魔藤瞬间蹿起一阵寒意。

    “放了你?我们可没有答应呀。”

    “你……你们不讲武德?!”千魇魔藤惊得脑袋上的肉花都支棱了起来,身上的那只眼睛恶狠狠瞪着面前笑容恶劣的女孩。

    “我这可算是帮你们!你们怎么能恩将仇报!”

    “呀,你急了,你急了。”银铃笑眯眯的看着它惊慌的样子,轻笑道:“别把你自己说的那么伟大。”

    “你说出来的,不过都是些无足轻重的信息,可你没说的,啊不,或者说你不敢说的那些。”

    “唔,正好让我来猜猜看,你不敢说的都是些什么关键信息呢……”

    “比如,那些邪煞和大魔们的位置。”

    “又比如,它们都有些什么计划呢。”

    “再比如,这里应该有个地方是它们不敢靠近的。”

    ------题外话------

    端午安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