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一十四章 难道又有奇遇

流浪之袋鼠 / 著投票加入书签

58小说网 www.58xs.la,最快更新重回过去从放牧开始最新章节!

    “李叔,您看着这几件家具还是不错的,从新上上漆肯定跟新的一样。”高长贵把东西拉到旧家具市场,对着收购员老李说道。

    他也算是常客了,可不要认为他这种混圈子的有多高大上,谁也不傻,真正的好东西哪能那么容易碰到,能碰到的一般都是清末民初的物件,可这些东西现在又不值钱。

    所以高长贵他们这些最底层混街面的也不挑,平日里都是有啥活就干啥呗,要是真没钱了,卖苦力也干。人嘛总得生存不是。

    不要觉得没出息,这就已经很好了,凭力气吃饭不丢人。没有真的在街上瞎混就很不错了,像前些日子被许灵均他们弄进去的赵四,他就是好吃懒做,不走正道的玩意。

    “得得得~十块就十块吧!也就是瘦猴你了,要是别人这价想也别想。”老李摸了摸刚才高长贵悄悄塞给他的一盒烟说道。

    “好嘞李叔,这些费木料也给您放边上了,留着冬天给您烧炉用!”高长贵挺会做人,把那些收留的废木料啥的都给对方分门别类的放好,他话虽如此说,这些木料还是不错的,碰到有需要的也能卖些钱。

    许灵均这时也不可能摆架子,当然是帮着高长贵一起把这些东西给收拾了一下。没办法,谁让他这些天一直都装可怜来着,说是想多挣点钱养家湖口之类的。

    “谢谢了李叔,等下次请您喝酒啊!”高长贵接过钱,怀里抱着他特意留下的一个有些年份的镜子框架说道。

    也不知道这家伙抽啥风,要是加上这镜子框架妥妥的十块钱,根本就不用浪费口舌,更不用多掏那一盒烟。

    “许哥,你要那铜钱有啥用,要不咱们路过废品站卖了得了。”高长贵坐在自行车后架上说道。

    “别,等我回去挑一挑,看看有啥特殊的铜钱没再说。刚才不是说了吗四块钱抵给我了,要不就算我五块。”许灵均无奈的说道。

    今天他不仅仅是苦力,还是车夫,这富翁当的越来越回去了。

    “哎?许哥,你说啥呢,抵四块都是我占便宜了。这样吧,咱们今天就按六块收的那些家具,卖了十块钱,算下来咱们赚了四块,一会儿咱俩一人分两块。”

    “嘿嘿,这才不到两小时,就赚了两块,已经很不错了。”高长贵笑咪咪的说道。

    高长贵是个干实事的人,别管多少钱,能赚到就不错了,低买高卖,哪有那么多的好事。

    “你不算车费了,人家板爷给你拉过去还花了五毛呢!”许灵均骑着车嘴角不由得微微上翘,他对这个小兄弟很是满意,不贪心,还挺讲义气的。

    “嗨!我这不是还留了个镜框呢嘛!”高长贵满不在乎的说道。

    “那有啥用,有这功夫咱们还不如去市场上逛逛,没准能多收几个前两天收的那种瓷瓶呢。那个可是老物件。”许灵均想到空间里收的那两个民窑的瓶子说道。

    “许哥,也就你拿那东西当宝贝,那就是两民窑的,根本不值钱,委托商店都不太想要的玩意。”

    “你要感兴趣,等我带你去个地方,那里一筐一筐的这玩意,随便挑还特别便宜。”高长贵不屑的说道。

    其实许灵均收的那两件已经算是不错的了,只不过高长贵有更好的渠道,这东西又不是啥精品,现在有点钱的才刚刚注重起生活方面,再有钱的最多就是弄些喜欢的精品。

    像是清中末的民谣瓷器,这东西收的话就算是便宜也得占不少资金,卖的话还得看眼缘,手里没啥闲钱的还真玩不起来,压货压的厉害。

    再有就是卖这东西得摆摊吧!要是碰上检查,一着急跑还容易碎,要是碎了不得血本无归,所以他们这些小贩根本就不喜欢进这种玩意。

    许灵均听他这么说才明白,合着他收了两件瓷器还在那偷偷乐呢,觉得自己捡了大便宜,把别人都当傻子了,闹了半天他才是傻子。

    怪不得玄武公园市场上那些小贩卖东西的时候都铺个布子,原来是碰到检查的为了方便一提留就能跑啊!

    说起来这个,许灵均也是无奈了,你说都开放了,可很多地方实际上还在打压这些小贩,这就是为啥高长贵这些混圈的总是感觉偷偷摸摸的,一点也没许灵均想象中那种高大上的江湖感觉。

    要知道电视上演的古玩电视剧那可是相当的惊心动魄,大气恢弘,咋到现实就成这样了。

    “许哥~许哥~”高长贵推了一下许灵均的腰说道。

    “啊~”

    “许哥,到了,你再不停可就超过去了啊!”高长贵赶忙说道。许哥也真是的,骑车骑的咋还走思了,多危险啊,碰到人咋闹。

    “哦,长贵那你回吧,我就不进去,等明天你带我去你说的那地儿看看去。”许灵均也没啥心思了,把高长贵送了他就准备回了,等中午了他得好好的吃顿饭,你别说这有日子没干活了,一干活饿得就是快。

    “别呀许哥,你先跟我进来,没准咱们这次就发财了。”高长贵一把拉住要走的许灵均,贼头贼脑的低声说道。

    “嗯?发财?”许灵均疑惑的问道。

    “啊呀,许哥你先进来咱们再说。”高长贵把许灵均拉到家里说道。

    高长贵是土生土长的京城人,虽然早早就没了父亲,可他们家的房子却是以前传下来的,虽然只有三间房,但也是独门独院的存在,很是方便。

    “啥事啊!分钱就算了,你妈还住院呢,你也知道我不差这点,先留着给你妈治病吧!”许灵均刚才急着走也是因为这个,两块钱对他来说不算什么,但对高长贵来说帮助可不小。

    “许哥,这个一会儿再说,我跟你说,我刚才留下这个镜框可是有原因的,许哥你看,这个镜框的底座和上面可不是一块木头做的。”高长贵进屋后,对着窗户指着那个底座说道。

    “嗯?好像是这么回事,不过这有啥啊,这种框架用杂料做不很正常嘛!”许灵均看了看也没觉得有啥特殊的。

    “许哥,这的眼色也不一样,显然是有人经常动的。”高长贵用手擦了擦上面,其实这上面早就没啥灰尘了。

    “你的意思是~”

    “对,这里没准有机关,里面没准藏着好东西呢。”高长贵呲着牙激动的说道。

    “啪~”

    “许哥,你打我干嘛?”高长贵捂着脑袋说道。

    “愣着干啥,说了那么多废话,你还不赶紧打开看看啊!”许灵均无奈的说道。

    都是啥毛病,你用得着解释这么多吗?既然有了想法,还说个啥废话,不如直接打开来的痛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