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62节 单鹏的预言

墨武 / 著投票加入书签

58小说网 www.58xs.la,最快更新极限警戒最新章节!

    沈约轻吁了一口气。

    听到婉儿被救,沈约终究还是心有戚戚——他明白这世上并非善必善报的,但他喜欢看到善有善报的事情。

    唯独这般,世上才有希望。

    刘启冷笑道,“你骗鬼吗?”

    言罢大笑了起来,刘启肆无忌惮的指着夜星沉说道,“我才发现你是真正的自欺欺人。”

    夜星沉冷静道,“为什么?”

    刘启盯着夜星沉,咬牙道:“我看到了婉儿的尸体!亲眼看到的!我可以向你保证,她一定死了,死的不能再死,她那样的人,如果能活下去,我给你跪地磕头!”

    夜星沉反应平静,“我不再需要你跪地磕头的。”转望沈约,夜星沉凝声道,“他蠢如猪狗,可你一定会明白的。”

    沈约心中微颤,他不但明白婉儿的问题,还知道更多的事情。

    “你救的,是一个空间中的婉儿。”沈约说的很奇怪。

    夜星沉涩然道,“你果然明白。”

    刘启大声叫道,“我不明白。”随即大笑道,“我明白,你们是一伙的,在这里故弄玄虚,就是为了让我疑神疑鬼。”

    言罢突然冲了出去。

    夜星沉并未拦阻。

    看着刘启的背影没入白雾中不见,夜星沉突然道,“你当然知道他做什么去了?”

    张继先暗想,你当沈约是万事通吗?

    不想沈约居然点头,“他应该是故作疯癫,试图去联系都子俊了。”

    张继先讶然,蓦地发现沈约的猜测完全合情合理。

    夜星沉淡然道,“你一直都看的极为透彻,怪不得你始终那般冷静。”

    “可你不介意刘启去联系都子俊。”

    沈约捕捉到另外的线索,“因为你确定都子俊自身难保,根本掀不起风浪了?”

    他说到这里的时候,脑海中再度闪过都子俊他们的状况。

    沈约看到了都子俊的那个空间。

    空间就在汴京皇宫……之下。

    那是个奇特空旷的空间,更像根本不存在的空间。

    本来不应有人能在皇宫下,悄无声息的开辟出那么一个磅礴的空间。

    可都子俊他们偏偏能!

    联想到天柱山内那奇诡的迷宫,沈约对此并不稀奇——末世人开辟空间的手段很是高明,他们使用的不是挖掘机,更像是空间切割机,末世人利用空间切割的手段,在汴京皇宫下开辟出一个空间来并不奇怪。

    若非如此,皇宫内也不会有什么许愿池的出现。

    奇怪的是——那个空间外有层薄膜般的保护。

    薄膜如同现代运输酒瓶所用的那种气泡塑料,包裹着末世人存身的那个空间。而在那空间外,土地冻结碎裂、化作齑粉。

    一切很是魔幻。

    沈约见状,凛然道,“你采用的空间反灌,正在挤压宋时空间,同时要将末世人存在的空间毁灭殆尽?”

    都子俊他们的确自顾无暇。

    空间正在毁灭中!

    哪怕他们有独到的科技,暂缓了空间的毁灭速度,可一切毁灭看起来不可避免!

    末世人的空间毁灭,他们就要消失。

    彻底的消失!

    再没什么拯救的计划。

    末世人经历的末世逃生,到了宋代的空间,会和宋代空间一样,被所谓空间倒灌彻底毁灭。

    宋朝只留下了一个纸面记录——如纸片般的二维记录。

    后人看到的不过是个记录,却无法察觉其中的微妙变化。

    事实也是这样,后人看到的历史,其实不都和纸片般?

    末世人却是渣都不剩!

    这种状况下,唯一让人感觉到欣慰的是——末世超体变异再是犀利,也找不到那些逃亡末世人的半点身影。

    沈约想明白这些,可想不通一点——事实是,宋代空间并没有被摧毁!

    他沈约的到来,如何会引发这场摧毁?他要做什么,才能挽救眼下的情况?

    见夜星沉只是看着他,沈约知道这是个考验——如果他不能想通这个问题,那最终的结果只能是、暖玉和琴丝再度牺牲?

    “你说错了一点。”

    夜星沉终于开口,“不是我引发的空间倒灌,是两个空间链接,一定会引发吞噬的反应。”

    沈约心思飞转间,夜星沉补充道,“比如说我们有两坛酒并列放在一起,本来相安无事,一个酒坛里面的酒,绝不会无缘无故的跑到另外一个酒坛中。”

    张继先暗想,你这不是废话吗?

    沈约目光微闪,立即道:“可如果每个酒坛子都破了一个洞,若是用个管道连接起来,两个酒坛子中酒就会开始混合。这是都子俊他们说的空间倒灌现象很类似。”

    张继先终究和常人不同,虽然对空间的理解远不如沈约和夜星沉,此刻听了沈约的解释,霍然开悟道:“正是如此!”

    夜星沉缓声道,“但你很难说——究竟是哪个酒坛中酒水主动渗透到另外一个酒坛的。”

    沈约点头道,“不错,酒坛酒水如此,空间同样如此。空间破洞连接,同样会产生类似的现象,我不该说是你夜星沉采用了空间倒灌,而是应该说……是都子俊他们的作为,引发了空间倒灌。”

    凝望夜星沉,沈约沉声道,“婉儿最后还是……过世了?”

    他始终未见到婉儿。

    以夜星沉对婉儿的深情,若是婉儿还在,这种时候,本该出现的。

    见夜星沉神色怅然,沈约再道,“你等明镜花开,是在等许一个心愿。你的心愿是复活婉儿?谁说明镜花开,你就可以实现心愿?”

    他问题提出,随即有了答案,“是单鹏这么承诺的?”

    夜星沉这种人绝非村妇蠢夫,能让他为之确信不疑的预言,当然是出自非凡人之口。

    只有单鹏,才能让夜星沉如此坚信的等待。

    见夜星沉仍旧沉默,沈约凝声道,“公元1126的那次爆炸,琴丝、水轻梦牺牲了自己来让空间暂时稳定,你同时保存了自己的空间。可很显然,无论你怎么保全,终究无法实现自己的心愿。”

    “为什么?”夜星沉的问题简直无法理喻。

    沈约却清醒道,“因为你太害怕。害怕一招不慎,断送自己最后的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