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章 战火蔓延

高月 / 著 投票 加入书签

58小说网 www.58xs.la,最快更新猛卒最新章节!

    “咚!咚!咚!”

    历城县城墙外的战鼓声惊天动地,数万唐军士兵推动着云梯,扛着攻城梯,铺天盖地地杀向城墙,天空中箭矢如雨,密集地射向唐军士兵,唐军士兵高举盾牌,冒着箭矢奔跑,不断有人中箭倒地。

    李勉率领的三万汴宋军,曲环率领的三万朝廷神策军以及刘洽率领的三万亳颍军,一共九万大军围攻齐州。

    而李纳佯做接受天子旨意,派自己的替身前往朝廷,却‘病倒’在洛阳,他利用这个时间差紧急备战,将各州军队调聚齐州,又将大量军资和粮食一并运来齐州,经过十天的紧急抢运,淄青军基本上完成了战备,李纳随即宣布自封为齐王,建立齐国。

    在中原主持占据的宦官宋凤朝这才恍然大悟,他恼羞成怒,喝令九万大军全力进攻齐州,不惜伤亡代价,要在十天内拿下齐州,将李纳碎尸万段。

    一架架云梯钩住了城垛,大量攻城梯也竖起,唐军士兵奋勇向上攀爬,但城头上的滚木礌石如冰雹般砸下,一桶桶火油顺着云梯流下,迅猛燃烧起来,云梯上的唐军被烧得凄厉惨叫,纷纷跳进护城河中逃命,整个护城河上变成一片火海,唐军伤亡惨重,短短半天时间,伤亡人数便超过了三千人。

    三军主帅李勉看不下去了,敌军的火油太厉害,这样打下去,唐军伤亡几万人也攻不下城池,他当即喝令道:“鸣金撤兵!”

    ‘当!当!当!’撤军的钟声敲响,三万攻城唐军如潮水般后撤。

    这时,监军宋朝凤怒气冲冲走来,厉声质问道:“为什么要撤军?”

    李勉心中着实鄙视这个宦官,什么都不懂,还把持着大权,当初大家都说不能相信李纳,不能给李纳战备时间,要立刻包围齐州,切断各州粮食以及军队支援齐州。

    但这个宋朝凤却死活不肯答应,要执行天子的方案,结果最后才发现上当,李纳也完成了战备,现在他却急了,不讲策略、不计代价攻城,只会白白丧送唐军士兵的性命。

    李勉忍住心中的不满道:“叛军准备得很充分,士气高昂,火油尤其犀利,对我们攻城武器伤害太大,这样打下去,我们的伤亡很快会破万,而且还攻不下城池。”

    宋朝凤尖着声音嚷道:“打仗怎么可能不死人?叛军的火油总有消耗光的时候,只要能攻下城池,就算死一半的士兵我看也能接受。”

    旁边刘洽忍不住道:“监军,若死一半的弟兄,我们的士气就崩了,那时敌军杀出城,我们会被杀得大败,主帅是对的,形势不对就要立刻停战止损。”

    神策军主将曲环也劝道:“现在敌军士气正旺,两万人也能发挥出五万人的威力,我们应该围城,逐渐消磨敌军的士气,用时间赢得战争,这才是明智的做法。”

    “向天子交代的人是咱家,不是你们,我不管了,你们自己向天子交代去!”

    宋朝凤重重哼了一声,转身怒气冲冲走了。

    三人对望一眼,皆摇摇头,若被宦党掌了军权,那就是军队的不幸了。

    三人正要商议军情,宋朝凤却又如一阵旋风般地进来了,对刘洽道:“刚刚接到天子旨意,令你立刻率军赶去豫州,拦截李希烈北上。”

    ........

    李希烈得到朝廷封爵后,立刻感受到了朝廷的软弱,他便知道自己的机会来了。

    李希烈当即主动请缨北上讨伐李纳,不等朝廷同意,他便率五万大军北上豫州,兵指中原腹地,在被朝廷责令退兵后,李希烈立刻露出狰狞的嘴脸,自封为淮王,宣布建立淮国,一路烧杀抢掠,杀向汴州。

    此时中原腹地空虚,中原大军都在围攻齐州,只剩一些州兵,无力抵挡凶残的淮西军,中原形势十分危急,李适只得用飞鸽传送手令,急令亳颍节度使刘洽率本部三万军队,前去拦截李希烈大军北上。

    同时,朝廷又派龙武大将军哥舒曜再率三万神策军赶赴中原,和刘洽配合剿灭李希烈的叛乱。

    刘洽的三万唐军西撤,使李纳的压力大减,他采纳军师吴善的建议,在城内临时征募两万军队,免其十年赋税,利用唐军围城不攻的机会,全力训练士兵。

    在河北,河东节度使马燧和昭义军节度使李抱真再次联手进攻魏州,而王武俊率三万军南下,救援魏博军,四支军队在魏州再次爆发激战。

    王武俊和田悦同时请求实力最强大的朱滔支援,朱滔极为奸诈,表面上亲率大军南下,却派大将马寔率两万军偷袭义武军,一举吞掉了易州、定州和恒州。

    义武节度使张孝忠率军仓惶南撤,却被朱滔率领的幽州骑兵在石邑县伏击,张孝忠大败,一万五千军队全部投降。

    朱滔并没有止步,趁河东节度使马遂率主力大军魏州作战的机会,他率领三万精锐大军走井陉杀进了河东,兵指太原府,太原留守李怀光急向朝廷求救,马遂也不得不分兵两万,令副将李晟撤回河东抗击朱滔。

    河北和中原战场打得如火如荼,战火还蔓延到了河东,太原告急,一时间朝野震动,太原是大唐龙兴之地,被封为北都,战略位置和地理位置极为重要,绝不容半点有失,一连两天,李适召集重臣商议救援太原。

    但就在这时,河东传来消息,河东节度副使李晟率两万唐军在仪州平城县三战三胜,大败朱滔的五万幽州军,又在鼠雀谷设伏全歼五千幽州骑兵,大将郑景济只率数十骑仓惶北逃。

    李晟率军向北追击,运用声东击西之策,佯做追击敌军主力,却回军在石艾县全歼朱滔的一万后军,朱滔五战五败,粮草辎重尽失,他只得率败军走飞狐陉仓惶退回河北,攻占河东的计划彻底破产。

    消息传来,朝野一片欢腾,天子李适加封李晟为陇右节度使、左散骑常侍,赐爵金城郡公。

    入夜,相国卢杞出现在了元府书房内,元玄虎喝了口茶道:“朱滔在幽州造反,他写给朱泚的秘信被马遂截住了,在目前情况下,朱泚继续出任泾源节度使已经不现实,我已派人给他送信,让他主动辞去泾源节度使之职,关键是谁来接任泾源节度使之职,卢公有想法吗?”

    卢杞想了想道:“上个月朝廷任命崔宽为朔方节度使,原节度使浑瑊入朝,封为左金吾卫大将军,天子很有可能让他接任泾源节度使。”

    “不行!”

    元玄虎果断摇头道:“浑瑊能力太强,绝不能出任泾源节度使之职。”

    卢杞知道元玄虎必有想法,便问道:“那家主的意思呢?”

    元玄虎缓缓道:“最好能提拔泾源府长史姚令言出任节度使。”

    “姚令言是文官,可能性不大。”

    卢杞眼珠一转道:“不如这样,让彭王李仅遥领泾源节度使,姚令言为留守,这就很合理了!”

    元玄虎赞道:“这是一个良策!”

    卢杞又道:“光我说还不行,还得让身边人吹吹风,天子比较信任内官,家主明白我的意思吗?”

    “相国请放心,我已经安排好了,不仅如此,还要让浑瑊无法任职,才是稳妥的办法。”

    卢杞吓了一跳,连忙道:“张镒暴死,天子已经起疑心了,不能再让大臣意外身亡。”

    元玄虎呵呵一笑,“你放心吧!我自有分寸。”

    ..........

    卢杞告辞走了,这时,躲在里屋偷听的李曼走了出来,她冷笑一声道:“家主的自有分寸,不会又是让我来卖力吧!”

    元玄虎不紧不慢道:“我既然把你请来,自然是希望你能出力,我不要你杀他,只要受伤或者生病之类,这点小事都办不到吗?”

    李曼坐下来道:“我替你做了很多事情了,却没有一点好处,家主舍得在朱泚身上投下五十万贯,为何对我却一毛不拔?”

    “你是元家子弟.......”

    不等元玄虎说完,李曼一摆手止住他,“你知道我不是!”

    元玄虎苦笑一声道:“你父亲好歹也是元氏副家主,他被革除家族也迫不得已,我们每年祭祀,依旧有他的灵位,你为何不愿做元氏子弟?”

    “别说这些没意义的,拿出点诚意吧!”

    元玄虎看了她片刻道:“钱我估计你不稀罕,那你想要什么?”

    李曼微微笑道:“我听师父说过,元府收藏了一柄神兵。”

    “你是说湛卢剑?”

    李曼点了点头,“这就是我要的诚意。”

    湛卢剑被元家收藏了上百年,元玄虎心中着实有点不舍,他沉吟良久,终于答应了,“我可以把它给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