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四章 旁观者清

高月 / 著 投票 加入书签

58小说网 www.58xs.la,最快更新猛卒最新章节!

    入夜,独孤立秋正在外书房里看书,外面传来脚步声,“父亲,孩儿有要事禀报!”

    这是独孤立秋的小儿子孤独谦回来了,独孤立秋放下书道:“进来吧!”

    门开了,一个高大魁梧的年轻男子走了进来,孤独谦是宫中侍卫,不仅武艺高强,而且精明能干,深得他父亲喜爱。

    他进来跪下行礼,“参见父亲!”

    “调查得怎么样了?”独孤立秋问道。

    “启禀父亲,已经查到一些眉目了。”

    独孤立秋精神一振,笑道:“说说看,查到什么线索?”

    “明大哥的手下昨天在安仁坊和光福坊查到三个最初教孩童唱童谣的人,这三人都住在光福坊内,今天终于摸清三人的底细,三人都是藏剑阁武士。”

    独孤立秋一怔,立刻呵呵大笑起来,“天子还让藏剑阁去调查传播童谣之人,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父亲,这三人要不要抓起来?”独孤谦问道。

    “你们抓了吗?”

    “还没有,等父亲明示。”

    独孤立秋摇摇头,“这件事我们只能旁观,不能参与,这里面水太深,不可贸然涉足。”

    “孩儿知道了。”

    独孤立秋看了一眼儿子,见他一脸迷茫,便淡淡道:“卢杞刚上任就发生这件事,你不觉得蹊跷吗?”

    “莫非这件事和卢杞有关系?”

    独孤立秋笑了笑,“这件事和卢杞有什么关系我不清楚,但我知道,这件事一定和元玄虎有关,或者说,这件事就是元玄虎在幕后一手策划。”

    独孤谦恍然,“孩儿明白了,郭宋和元家仇恨很深,有传闻说,元玄虎的两个孙子,元魔王和玉剑公子都是死在郭宋手中,孩儿甚至怀疑东宫刺客案也和郭宋有关,那件事将元家打击太沉重。”

    独孤立秋摇摇头,“东宫刺客案谈不上什么打击,天子也知道不是元家派的刺客,天子不喜欢元家,是因为元家之前暗中支持李邈,真正对元家的打击,是侯莫陈女儿被毒死一案,元宵做得神不知鬼不觉,最后却被人捅开了,导致一大半关陇贵族都和元家反目,到现在元家都没有恢复过来,这件事必然和郭宋有关,元家才由此深恨郭宋,元玄虎一向自诩老谋深算,最后却被一个后生弄得颜面丢尽,他怎么可能放过郭宋。”

    “但藏剑阁怎么会听元家指挥?”

    独孤立秋负手走了几步,这确实是让人疑惑不解之处,可以解释为李曼被元家收买了,但独孤立秋觉得,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我去年让你去调查李曼的身世,查得如何了?”

    独孤谦摇摇头,“孩儿调查了几个月,最后从李曼乳娘的儿子口中得知,李曼的母亲是平康坊的一个歌姬,父亲是谁就不知道了,两岁时母亲去世,她被公孙大娘收养,十岁开始练武,是公孙大娘最优秀的弟子。”

    独孤立秋微微叹道:“我有一种直觉,李曼的身世很可能和元家有关系,否则藏剑阁不会那么默契配合元家,藏剑阁并不缺钱。”

    这时,独孤谦猛地想起一事,连忙道:“父亲,孩儿下午听到一个消息,天子已任命宦官田文秀为河西节度府监军,同时下旨让郭宋把妻女送来长安居住。”

    独孤立秋呆了片刻,缓缓点头道:“我明白了,元玄虎的目的就是要让天子不再信任郭宋,对他起疑心,可以说,元玄虎已经成功了,不愧是老狐狸,手腕确实厉害,让人不得不佩服。”

    “父亲,那我们怎么办?还是只旁观吗?”

    独孤立秋毫不含糊道:“这件事我们只能旁观,不能参与,它并没有触犯到独孤家族利益,我们不能贸然树敌,童谣之事就不要再调查了,然后你再替我做两件事。”

    “请父亲吩咐!”

    独孤立秋写了一张纸条,封在蜡丸里,递给儿子道:“你立刻派一名心腹跑一趟甘州,把这枚蜡丸交到郭宋本人手中,记住,一定要交到本人手中,这是一,第二件事,你派人去调查田文秀的背景,我记得他是东宫宦官,绰号御马,但我要知道,他在进宫之前是做什么的。”

    .........

    张掖北部一望无垠的草原上,一支千余人的骑兵队正列队缓缓而行,前面数十人高举大旗,有大唐的团龙旗,有甘州军的赤底黑龙旗。

    郭宋就在队伍之中,他回甘州已经半年多了,和半年前在京城相比,他相貌变化较大,皮肤更加黝黑粗糙,下颌留了一撮短须,目光没有了从前的凌厉,锋芒内敛,目光深不可测,偶然间会微微透出一丝冷意。

    他刚从沙州回来,心中有点沉重,他在沙州得到一个消息,郭昕在悲愤交加之下病倒了,这也难怪,安西遭遇了一连串的打击,先是唐蕃协议中要求唐军疏勒撤军,让郭昕带着无数将士和家属洒泪离开疏勒。

    紧接着天子又决定放弃安西,给了郭昕一记极其沉重的打击,再加上叔父郭子仪病逝,他再也支撑不住,一病不起。

    郭宋心中十分歉疚,郭昕病倒和他也有一定关系,他抽回了三千军队,用安西使者的话来说,这三千军队离去,就像抽掉了老郡王的脊梁骨。

    但郭宋也没有办法,朝廷抽走了一万凉州军,他要守沙州、肃州、甘州和凉州,兵力也同样匮乏,更重要是,朝廷中断给安西的物资支援,安西也无法养活这么多军队。

    又走了两个时辰,郭宋远处看见了雄伟的张掖城墙,去了一个多月,终于又回来,现在已是十月下旬,再过一个月,河西走廊就要入冬了,郭宋也归心似箭。

    不多时,军队来到城下,骑兵们回城外大营休息,郭宋带着亲兵们直接进了城。

    现在正好是中午时分,早饭郭宋只啃了一块干饼,着实有点饿坏了。

    听说丈夫归来,薛涛抱着女儿迎了出来,郭宋的宝贝女儿已经快一岁了,长得眉清目秀,聪明可爱,她忽然看见爹爹,有点害羞地躲在母亲怀中。

    郭宋拍拍手笑道:“这么快就把爹爹忘记了?”

    小家伙偷偷看了一眼爹爹,终于想来了,她立刻向爹爹伸出小手,郭宋抱起她高高举起,原地转了一圈,小家伙欢喜得尖叫起来,郭宋这才呵呵大笑,把女儿抱在怀中,这一刻,安西的烦恼都暂时被抛之脑后了。

    小家伙抱住爹爹的脖子在他脸上亲了两口,鼻涕和口水糊了爹爹一脸,薛涛好笑,取出手帕给丈夫脸上擦干净,笑问道:“应该还没有吃午饭吧!”

    “还没呢!肚子饿坏了。”

    薛涛连忙让阿秋去吩咐厨房安排饭菜,拍拍手掌对女儿笑道:“爹爹要吃饭了,到娘这里来!”

    小家伙却扭过头去,抱着爹爹的脖子不理睬母亲,薛涛又好气又好笑,“刚才是谁不肯让爹爹抱,这会儿又黏着爹爹了?”

    “那就一起和爹爹吃吧!”

    “不行!不行!”

    薛涛连忙道:“她的肠胃还只能吃米浆,不能和你一起吃肉,她看见肉就馋得流口水,不能让她看见肉。”

    “我就给她吃点面饼。”

    薛涛还是不肯答应,面饼里油太多,孩子一吃就拉肚子。

    最终小家伙哇哇大哭,死死抱着爹爹的脖子不肯松手,薛涛着实无奈,只得跟着丈夫一起去餐堂。

    餐堂上,薛涛抱着女儿,把葡萄肉和橘子肉嚼碎喂到她嘴里,小家伙的眼睛却滴溜溜望着父亲狼吞虎咽吃饭,最后,她吮着小手指,眼睛死死盯着盘子里的烤羊肉,母亲喂她吃果肉,她也不要了,

    “最近府中有什么事吗?”郭宋问道。

    薛涛这才想起来,歉然笑道:“你不问我还真忘了,赵萱生了,是一个儿子,五斤五两,等你给孩子起名呢!”

    郭宋心中着实欣慰,这下师兄有后了。

    “不用我起名,当年师兄给我说过,他将来若有儿子,就叫杨玄武。”

    “那就好,回头我给她说去。”

    这时,薛涛小声道:“夫君,可能....可能我又有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