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章 梦醒时分

高月 / 著 投票 加入书签

58小说网 www.58xs.la,最快更新猛卒最新章节!

    杨雨去年在齐州一家乐坊里认识了只有十七岁的琵琶歌女赵萱儿,赵萱儿是密州人,十岁父母双亡后便被卖到乐坊,成为一名琵琶女。

    琵琶女大多卖艺兼卖身,赵萱儿的第一个客人便是杨雨,这并不是巧合,而是行规,琵琶女的第一次卖身十分昂贵,如果客人喜欢,可以花大钱把她买走。

    张雷的小妾也是这种情况,第一次给了张雷,把张雷哄得开心,张雷便掏了两千两银子替她赎身。

    杨雨也是一个怜香惜玉之人,他见赵萱儿容颜秀丽,性格温柔,和冷酷无情的王剑影性格完全相反,杨雨被打动了,便花了一笔钱替赵萱儿赎了身。

    杨雨最初并没有娶赵萱儿的想法,只打算让她伺候自己几年后,便让她嫁人从良。

    转机发生在两个月前,赵萱儿怀了身孕,她腹中的胎儿让杨雨心中萌生了退出藏剑阁的念头,为了不让王剑影发现这件事,他让孙小榛在春杏巷秘密买下一座宅子,让赵萱儿搬过去。

    但这座宅子还是被王剑影查到了,不过户主是孙小榛,王剑影还以为这是孙小榛买的宅子。

    正是这一念之差,使孙小榛和赵萱儿躲过一劫。

    王剑影的手下追至春杏巷时,孙小榛已经带着赵萱儿来到码头上,孙小榛还是一身酒保打扮,身上只有几两碎银子,但赵萱儿却带着一只竹箱子,这是她按照杨雨嘱咐收拾好的,里面是几件洗换的衣裙和数十两黄金,随时可以离去。

    孙小榛跑了过来,一脸发愁道:“船是找到了,但我只有几两碎银子,不够租船,我得回去一趟,小师娘这这里等等我。”

    赵萱儿小声道:“我箱子里有五十两黄金,够不够?”

    孙小榛大喜,“十两黄金就够了,我们赶紧上船。”

    他带着赵萱儿上了一艘千石客船,刚坐下来,便看见远处十几名黑衣骑士骑马疾奔而来,孙小榛吓一跳,连忙放下帘子,高声道:“船公,赶紧走吧!我们赶时间。”

    “好咧!出发了。”

    船夫长篙向岸边一撑,船只晃晃悠悠离开了码头,离开码头数十丈后,只见黑衣人上了码头,分头上船搜查,孙小榛顿时松了口气,他们就差一点点,真是侥幸啊!

    赵萱儿从箱子里取出一把短剑,递给孙小榛,“我这里有把剑,小榛带上吧!”

    孙小榛大喜,有了这把剑,他顿时胆气十足,可以保护师娘去甘州了。

    .........

    刺杀李正己是杨雨在淄青的一个重要使命,他早已准备了多年,尽管李正己防范森严,但要刺杀他对杨雨而言并不难。

    关键是自己怎么全身而退,脱离藏剑阁的控制。

    第二天下午,一名侍卫来到杨氏绸缎铺,找到了杨雨,递给他一封信。

    “现在就去吗?”杨雨问道。

    侍卫点点头,“公子在等你!”

    “好吧!我现在就去。”

    他嘱咐两名伙计几句,离开店铺,骑马向城北而去,不多时,来到济云天酒楼,这是齐州最大的酒楼,背后的投资人便是李正己的长子李经。

    李正己有两个儿子,李经和李纳,李经比较平庸,而李纳却勇猛善战,深得李正己喜爱,他一直便把次子李纳视为自己的继承人。

    至于长子李经,李正己从未将他放在心上。

    杨雨在济云天酒楼的三楼见到了李经,他上前单膝跪下抱拳道:“小人参见大公子!”

    李经年约四十岁左右,长了一张肥胖圆脸,一双细长的小眼睛闪烁着狡黠的光芒,他被齐州人称为三美公子,这么多年,他一直在美食、美酒和美女中荒废人生。

    正因为他沉溺于酒色,父亲李正己对他很厌恶,将继承权交给了次子李纳。

    话虽这样说,李经还是有不少拥戴者,不少人憎恨李纳的残暴狠毒,便转而支持相对宽和的李经,尤其是各州县官员,普遍支持李经。

    李经摆摆手笑道:“杨壮士不必客气,请坐!”

    李经并不知道杨雨的真实身份,他认识杨雨快五年,一直把他当做是名独行刺客,就连杨雨掩饰身份的绸缎铺,也是李经替他开的,这五年来杨雨替他刺杀了不少眼中钉,深得李经的信任。

    杨雨很清楚,李经并不是外界传说的三美公子,他一样野心勃勃,用酒色来掩饰自己的野心,他实际上在暗中拉拢了不少大将。

    也正是杨雨的情报,天子李适便知道,李经是一颗可以利用的棋子。

    就在昨天,朝廷过来的秘使会见了李经,并把天子的手谕交给他,要他抓住这个机会拥兵自立,朝廷将承认他为淄青节度使,并封他为北海郡王。

    李经反复考虑了一夜,在巨大的权位诱惑面前,他终于下定决心对父亲下手。

    “你们都下去!”

    李经将所有手下屏退,房间里只剩下他和杨雨二人。

    “杨兄弟,当年我给你说过,有一天会请你做一件大事,你还记得吗?”

    “小人记得!”

    李经压低声音道:“明天中午,老王爷要去视察北大营,我给你创造机会,在半路上,你替我把他干掉!”

    杨雨心中打了个寒战,那可是他自己的父亲,说得就像宰一只羊似的,为了争夺权力,他真的要弑父杀弟?

    不过杨雨也并不奇怪,五年的接触使他已经很了解李经,表面上看起来像个老好人,实际上心狠手毒,他兄弟李纳残暴,他其实更加狠毒。

    “小人一定不让大公子失望。”

    李经笑眯眯道:“事成之后,我赏你一千两黄金,然后你就远走高飞,舒舒服服地度过下半生。”

    “多谢公子厚爱!”

    “去吧!明天天亮时你来这里,我会替你安排,事成之后,你还是来这里领取奖赏。”

    “小人明白!”

    杨雨告辞走了,李经脸上笑容消失,从侧屋出来两名黑衣人,躬身行礼。

    李经眯缝着小眼睛冷冷道:“明天他来这里领赏时杀了他,我要见到他的人头!”

    “遵令!”

    ..........

    杨雨回到绸缎铺,一名伙计道:“夫人来了!”

    这个夫人自然就是王剑影了,杨雨还正想去找她,昨天她的手下去晚一步,孙小榛带着阿萱逃掉了,杨雨很想知道,她折腾了一夜,有没有把人找到。

    杨雨走进后宅,只见王剑影负手站在院子里,满脸怒气,杨雨暗暗松了口气,看样子,她没有找到小榛和阿萱。

    “你打算什么时候执行任务?”王剑影冷冷问道。

    杨雨走上前冷笑一声道:“我觉得很有意思,一方面在追杀我的家人,一方面又要我执行任务,藏剑阁当我是什么?”

    “别忘记自己的身份,你是淄青堂堂主,执行任务是你的职责,你可是发过誓的。”

    “我发誓是因为师姑在的时候,她把我当做自己的孩子,千方百计保护我的安全,现在李曼上位,把大家当做猪牛一样使唤,还要用家人的安危来要挟我。”

    杨雨深深吸一口气又道:“还有你,十年前你还是一个很善良的小娘子,现在你和李曼没有什么区别了,冷酷无情,名义上我们是夫妻,但实际上你从未把自己视为妻子,也从未把我当做丈夫,不要和我谈房事,和房事一点关系都没有,至少丈夫的衣食冷暖,头疼脑热,你关心过吗?我一年到头见不到你的人,有任务你就出现了,这是夫妻?”

    王剑影不为所动,依旧冷冰冰道:“既然做了杀手,就不要想着过普通的人生活,这是你自己的选择,不要把责任推到我头上。”

    杨雨点了点头,“你说得不错!这是我的选择,好吧!不跟你废话了,我把该做的事情做完,你以后我们各不相欠了。”

    杨雨忽然想通了,和她抱怨毫无意义,履行完自己的职责,以后藏剑阁就和他没有关系了,至于这个女人,给她留

    “今天李经找过我,要我替他刺杀李正己,这是巧合吗?”

    王剑影摇摇头,“这不是巧合,应该是朝廷派人和他接触了,他要你怎么刺杀李正己?”

    “明天中午,李正己要去北大营,他会安排我在半路上刺杀。”

    王剑影沉吟片刻道:“麻烦的是李正己的三个替身,我们分不清真假,如果你杀错人,事情就败露了。”

    杨雨淡淡道:“我们分不清,但李经很清楚,这个计划他已经筹划了很多年,李正己身旁早就安插了他的心腹,他甚至不需要我也能刺杀李正己,只是他不想背负弑父名声,我怀疑他其实知道我的身份,但一直在装傻,最后把责任推到田悦或者李希烈头上。”

    “这个不重要,只要他能杀了李正己,我们可以配合他推卸责任。”

    王剑影脸上勉强挤出一丝笑容,“那就祝你明天马到成功!”

    杨雨还希望她能提醒自己当心被李经灭口,但她丝毫不提,由此可见她内心之冷酷无情,杨雨的刺客梦彻底被惊醒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