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七章 圣临军营

高月 / 著 投票 加入书签

58小说网 www.58xs.la,最快更新猛卒最新章节!

    时间渐渐到了年底,又一场大雪不期而至,北风呼啸,大雪如扯絮一般,整个天地间变成一片灰茫茫的世界。

    大帐内,郭宋煮了一壶奶茶,火塘内还烤着两只羊腿,火塘四周坐着五名将领,这五名将领是中郎将,包括梁武也在其中,郭宋从丰州调来二十五名将领,都是跟随他多年的老部下,是当年一起去安西的部属。

    除了十五人出任灞上军营的中郎将和郎将外,另外十人,郭宋打算换掉甘州那边的将领,甘州两万军队,必须牢牢掌握在自己手中,换将便是最有效,最直接的办法。

    郭宋正和众人聊天,“当年我在甘州白亭海练武,也是这样的茫茫大雪,烧一壶奶茶,烤一块肉,猛子站在柜子上.......”

    “都督,猛子在哪里去了?怎么一直没见到它?”梁武不合时宜地打断了郭宋的话。

    郭宋瞪了他一眼,见众人似乎都很关心那位斥候大将军的情况,只得对众人道:“它讨媳妇了,就不要我这个舅舅了,它现在住在曲江,天气好时,能在曲江上空看见它。”

    “这么大的雪,它不会挨饿吧?”另一名将领问道。

    “当然不会!”

    郭宋笑着继续解释,“它就住在我府宅内的一棵大树上,距离地面至少二十丈,我花高价给它做了一座木屋,还要管家在雨雪天每天送一桶鲜鱼给它,它的日子比我过得都好,大概在十天前,我发现它带着另一只苍鹰从木屋里飞出来,我才知道它有了新欢。”

    梁武挠挠头笑道:“主要好久没有看见它,怪想它的。”

    “别管那位大将军了,咱们还是喝奶茶,吃肉!”

    郭宋给每人的茶盏里倒上一盏奶茶,笑道:“这可是皇宫里出来的东西,最好的奶酪和茶饼,所以叫大家过来尝尝。”

    “我来切肉!”

    梁武自告奋勇,他切肉的手法熟练,刀法精准,片刻便给每人切了满满一盘肉。

    众人喝茶吃肉,不时发出一阵阵爽朗的笑声,享受着暴雪中温暖的一刻。

    ………..

    大雪下了一天一夜,次日上午天空放晴,蓝天一洗如碧,大地变成一片白雪皑皑的世界。

    士兵们纷纷跑出大营,清理演武场上的积雪,万余士兵做得热火朝天,不少士兵还偷偷打起雪仗,广阔的原野上一片欢声笑语。

    梁武跟随在郭宋身边,两人骑马巡视清理积雪。

    “丰州的情况总的还不错,郭曙继续贯彻都督当初实施的移民策略,而且做得更好,不光军属基本都去了丰州,而且朝廷还从关内、河东、陇右迁徙一万五千户移民前往丰州和灵州,今年还准备再迁徙一万户,薛延陀被剿灭确实对朔方各州是个利好消息,唯一失望的恐怕就是党项人,他们一直想趁乱抢占灵州。”

    “葡萄园的情况怎么样?”郭宋又问道。

    郭宋离开丰州之时,五百亩葡萄才刚刚种下,架子也才搭好,他关心葡萄园,主要因为它将是眉寿葡萄酒的主要原料来源,而且也将是丰州官府的重要收入来源,郭宋一直很关心。

    “葡萄园遇到一点波折,就是虫害,事先没有料到,损失很大,五百亩损失了近一半,感觉葡萄的品质也不太好,我大伯说,至少要两三年后,葡萄的品质才会慢慢好起来,灵州那边就是这样,用了五年时间才种出优质葡萄,都督,必须有一个过程的,急不得!”

    郭宋点了点头,看样子是需要一个过程。

    “李季现在如何?”

    梁武沉默片刻,“他有点不太如意?”

    郭宋一怔,“为什么?”

    “他的性格太直,常批评郭曙军纪不严,后来惹恼了郭曙,他现在改任东受降城主将,郭曙根本就不去那边,我也没有见到他,据说变得有点颓废,具体情况我也不知。”

    郭宋轻轻叹息一声,尽管郭曙是郭子仪的儿子,但他也绝不愿意生活在自己的阴影之下,肯定会清理自己的心腹,他不会做得太明显,但李季被贬就是最重要的一环。

    “那现在谁接替李季的位子?”

    “都督恐怕想不到,是张森,他很受郭曙器重,被升为丰州军主将,掌管一万军队。”

    郭宋并不奇怪,张森这个人的最大特点就是很有头脑,八面玲珑,很善于处理和上司的关系,他得到郭曙的器重也是情理之中,在军队混和在官场混是一样的,像李季那种直脾气很容易吃大亏,也是段秀实和自己能容忍他。

    “都督,要不要把李季也调过来?”

    郭宋摇摇头,“让他吃一点亏吧!对他也是一种磨练,未必是坏事。”

    .........

    一个上午,演武场上的雪便清理干净了,士兵们下午便开始训练,一万人分成十个方阵,各自在练习刀法和枪法,喊杀声震天。

    这时,负责当值的将领梁驹儿匆匆跑来禀报,天子来了,就在大营外。

    郭宋吃了一惊,连忙带着众将和文官们赶赴营门口迎接。

    西汉的细柳营事件是比较少见的,不准天子进军营,要知道天子是军队的最高统帅,不让军队最高主帅进军营,于情于理都说不通。

    另外军营内不准跑马也是一种误传,要知道一座十几万人的军营占地面积极大,就是一座小城市,大门距离中军大帐都会有十几里甚至数十里,光靠两条腿跑去汇报情况,会把人跑死的,所以军营内都设有马道,专门给报信士兵骑马奔跑,今天的马路就来源于此。

    军营内不准跑马,只是说不准随意乱奔乱跑,必须走专门的马道,马车也是一样,可以进军营,但也要沿着马道而行。

    军营大门已经开启,数百名骑马侍卫护卫一辆宽大的马车等候在大营门外,几名侍卫很不耐烦,要不是天子不准他们随意进入军营,他们早就闯进去了。

    这时,郭宋带着一群将领以及文官来到营门处,郭宋翻身下马,上前单膝跪下行礼,“微臣郭宋参见吾皇陛下!”

    车帘拉开,露出李适带着笑容的脸庞,“郭都督辛苦了,朕特来看望军队,需要朕下马车吗?”

    “不需要,陛下可以跟随微臣,微臣领路,我们沿着着马道过去。”

    李适点点头,吩咐侍卫们,“要严格遵循军营内的规矩!”

    郭宋翻身上马,在前面缓缓引路,马车跟随郭宋而行,后面则是大群侍卫,李适看见正在训练的士兵,顿时欣然赞道:“朕今天去了好几个军营,只有郭爱卿的军营没有积雪,士兵还在训练,难得啊!”

    郭宋欠身笑道:“其实躲在大帐内一样寒冷,还不如出来训练一下,出一身汗反而不冷了。”

    “郭爱卿说得对,若朕从长安跑过来,一定满头大汗,不会寒冷了。”

    众人大笑,这时,李适忽然发现演武场边上竖起十几个大牌子,,每个大牌子上写着一个斗大的字,连在一起就是:‘平时多流一滴汗,战时少流一滴血’。

    李适指着牌子笑道:“那口号挺有意思!”

    “那是微臣写的,主要是为了鼓励士兵们多多训练,努力训练,还是很有效果的,士兵们都能认可这个口号。”

    “不错!不错!这个口号写得很好,简单在理,很能鼓动人心,应该在全军推广。”

    李适连声赞叹,又对随行的翰林学士卢杞道:“把这个口号记下来,拿给兵部,让他们向全军推广。”

    “微臣遵旨!”

    郭宋这才注意到卢杞居然也在,似乎天子对他还是颇为信任,看来这位心狠手辣的卢奸相迟早会走上历史舞台。

    马车在帅帐前缓缓停下,两名内侍将李适从马车里扶了出来,走进了帅帐,这时,位子已经摆好,侍卫将一张白虎皮垫在软榻上,这张白虎皮郭宋隐隐觉得眼熟。

    李适微微笑道:“是不是眼熟,这还是我买下献给父皇的,至于是从谁手中买的,我们心知肚明。”

    两人一起笑了起来,郭宋不好意思道:“那是微臣刚来长安,穷得没办法,只好铤而走险,多亏先帝宽容,没有追究微臣盗猎的罪责。”

    李适坐下,赐郭宋坐下,李适问道:“现在军队训练情况怎么样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