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三章 嫁妆之忧

高月 / 著 投票 加入书签

58小说网 www.58xs.la,最快更新猛卒最新章节!

    郭宋和师兄李甘风匆匆赶到清虚宫,清虚宫贵客堂上坐着两名宦官,正在耐心地喝茶等候,他们每人已经拿了十两银子的茶水钱,有足够的耐心等待郭宋回来。

    在他们面前的大堂上,放着数十只箱笼,堆得像小山一样。

    这时,外面传来急促的脚步声,郭宋快步走了进来,“在下郭宋,让两位内侍久等了。”

    两名宦官笑眯眯站起身,身材高胖的为首宦官道:“我们都是圣上左右随身内侍,我叫窦文场,这位是我的同僚霍仙鸣,久闻郭使君大名了。”

    “两位可是要宣旨?”

    为首窦文场摇摇头,“其实没有什么大事,就是圣上赏赐郭使君一批财物,请使君签收!”

    郭宋接过笔,在两份礼单上签署了自己的名字,一份交给对方带回去,一份他自己留下。

    郭宋又取出两锭黄金,递给两人,“这是一点心意,给两位喝茶!”

    虽然他们已经拿了茶钱,但并不介意多拿一份,何况对方递来的还是黄金,黄澄澄的十两黄金,哪里能推辞得掉?

    两人收下黄金,霍仙鸣笑眯眯道:“实不相瞒,这些都是先帝留下的收藏品,大部分都赏赐给大臣们了,这是最后一批,圣上说,恭喜郭使君即将成婚,这算是他的贺礼。”

    “我明白了,感谢两位内侍。”

    两名宦官拱拱手,起身告辞回宫复命。

    这时,李甘风走进来惊讶道:“这送的都是什么,这么多?”

    “我也不知道!”

    郭宋将一只很大的长条箱子打开,愣住了,里面竟然是几扇白玉屏风,屏风上的图案是千里江山图,颇为眼熟,郭宋立刻想起来了,这是先帝御书房内的那架屏风,难怪昨天他在李适的书房没有看到,原本被收起来了,又赏赐给了自己。

    “这是好东西啊!”

    李甘风轻轻抚摸着屏风道:“这白玉很细腻,雕刻功力很足,还有架子,竟然是紫檀木,这几扇屏风估计就价值几万贯啊!“

    郭宋又找到另外两个长箱子,都是屏风,一共六扇,全部都在了。

    李甘风又打开一口箱子,里面是一套官窑青瓷茶具,晶莹剔透,青翠欲滴,一看便是收藏品,从来没有用过,李甘风看得羡慕不已,这可是有钱也买不到的好东西。

    “师兄,你喜欢就拿去,这里还有两套呢!”

    李甘风大喜,“那我就不客气了!”这种机会,遇到了就不能放过。

    郭宋又找到了两套青瓷官窑茶具,和李甘风那套完全一样,一套他自己留下,另一套可以送给薛勋,至于张雷那边,看看有没有别的。

    郭宋又打开一只箱笼,心中忍不住惊叹一声,里面竟然一套金首饰,准确说是新娘的一套首饰,宝石金凤冠、翠羽簪花步摇、七彩宝石项链、镶嵌金刚石的指环,白玉镶金手镯,一应俱全,除了凤冠只有一顶,其余都是一对。

    但主角无疑是宝石金凤冠,正面一只金凤,长长的翅膀如流苏般垂下,上边缀满了宝石和翠玉,金光闪闪,璀璨夺目。

    大师兄李甘风见多识广,他肃然道:“老五,这种凤冠可不是一般人能戴的,至少是县主以上才能戴。”

    郭宋笑道:“应该问题不大,是天子赐给我的,那就说明他准许我使用它,这下财礼就有了。”

    “师弟,这些箱笼就别打开了吧!我让徒弟们抬到地宫去暂放,等你房宅收拾好,再送过去。”

    郭宋点点头,“麻烦师兄再安排一个弟子替我送一套青瓷茶具。”

    李甘风微微笑道:“放心吧!我等会儿就让清风去送。”

    .........

    薛勋回到府上时,天色已经快黑了,他喝了几杯酒,显得十分兴奋,一进门,妻子韩氏便迎上来埋怨道:“就知道你又去喝酒了?”

    薛勋呵呵一笑,“今天是颜相国专门请我喝酒,有面子啊!你知道多少人羡慕我。”

    韩氏又惊又喜,“颜相国怎么会专门请你,是不是要提升你了?”

    “你想到哪里去了?我刚升官不到一个月,怎么可能又提升我,我告诉你,颜相国是媒人,来给我们女儿做媒,男方就是郭公子,没想到吧!居然把颜相国请出来做媒。”

    韩氏迟疑一下,“你答应了?”

    薛勋眼睛一瞪,“当然答应了,难道你又要变卦?”

    “我没有变卦,只是我觉得他是不是应该上门来求亲,至少我也该在场吧!”

    薛勋摆摆手,“这个就算了,人家是相国,又主管吏部,朝务繁忙,哪有时间专门来我们家,去酒楼也一样,我答应就行了。”

    韩氏着实有点不高兴,她拉长脸道:“做媒就算了,但求亲我一定要在场,我有话要说,有事要问?”

    “就你的事情多!”

    薛勋嘟囔一句,转身去自己书房去了,韩氏追了上来,“我都要愁死了,你说涛儿的嫁妆怎么办?”

    薛勋停下脚步道:”涛儿自己有五千册藏书,我再给她五千册,凑齐一万册,这不就是她的嫁妆?”

    “你还当真了!”

    韩氏恼火道:“从来没有听说过拿书来当嫁妆,就算我爹爹那个老学究,还给了我一百亩地当嫁妆。”

    “你那点嫁妆,后来不是又还回去了吗?”薛勋略带讥讽地笑道。

    “你现在说风凉话了,当初有本事你就别让我向父母借钱。”

    “好了!好了!过去的事情就别提了,涛儿的嫁妆我再想想办法,这个月,我或许会有一笔三十贯钱的收入,就是我去巴蜀,每个月有六贯钱的幕僚补助,我去了五个月,正好三十贯钱,这个月会随俸禄一起发下来。”

    “三十贯钱哪里够啊!”

    韩氏没好气道:“关中的土地多贵,三十贯钱只能买上三五亩地,给女儿的嫁妆,我觉得至少要一千贯吧!”

    薛勋吓了一跳,“一千贯钱,打死我也拿不出来。”

    “那可怎么办?太委屈自己的孩子了。”韩氏急得都快哭出来了。

    薛勋叹了口气,他也有点束手无策了。

    这时,薛涛走过来小声道:“嫁妆的事情,你们就不要担心了。”

    “我们怎么能不担心,你出嫁没有点嫁妆,以后夫家人会瞧不起你的。”

    “娘,我那里有五千贯钱,你们实在担心,就拿去用吧!”

    薛勋和韩氏面面相觑,韩氏急问道:“你哪里来的五千贯钱?”

    薛涛吞吞吐吐道:“我们去成都前......郭公子给我的,我想还他,他说....说可以做我的嫁妆。”

    韩氏兴奋得一拍巴掌,“你怎么不早说,这几天愁死我了。”

    “娘,可我觉得有点不妥啊!”

    “什么妥不妥的,别这么脸皮薄,钱给你了你就用,像那颗宝石有纪念意义,娘就不勉强你卖掉它,可这只是钱,就是用来花掉的,难道你就为了一点点面子,一点点自尊,就要逼死自己的爹娘?”

    韩氏的口才极好,说得薛涛半晌说不出话来,她又转向父亲,“爹爹,你说呢?”

    “这件事听你娘的。”

    薛勋人穷志短,快步进书房去了。

    薛涛无奈,只得对母亲道:“我把钱给你就是了。”

    “这就对了,有了钱,娘就可以给你准备嫁妆,你的衣物、首饰,还要买上好脂粉,还要请喜娘,嫁女儿花钱多了,不算你的嫁妆,光是各种体面的出嫁仪式,就要花费五六百贯钱,我可不希望你像娘那样寒酸出嫁。”

    说完,她又恨恨瞥了书房一眼。

    这时,书房里传来薛勋惊喜的喊声,“这套茶具是谁送来的?”

    韩氏这才想起茶具之事,连忙走到书房门口道:“是郭公子让一个道士送来的,说是送给你的礼物,我看就是普通的青瓷。”

    “普通的青瓷?”

    薛勋眼睛瞪大了,“你知道这套茶具在市场上根本就买不到,就算是相国也未必有这么好的青瓷,这可是官窑精品,只供给皇宫,你拿出去卖两万贯钱,大把人抢着要,我就在东宫太子书房里见过一次。”

    韩氏半天合不拢嘴,价值两万贯的瓷器,已经出乎她的想象了。

    薛勋摆弄着一只茶盏,简直爱不释手,完全被它迷住了。

    薛涛已经很久没有看见父亲这样喜欢一件物品了,爱郎能送给父亲这样一份好礼物,让她心中也暗暗高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