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九章 码头惩戒

高月 / 著 投票 加入书签

58小说网 www.58xs.la,最快更新猛卒最新章节!

    刘夫人的儿子刘桐就在薛府外面等着呢!

    事实上,他在简州的名声并不好,他在成都读书是说得好听,其实整天寻花问柳,追捧名妓,还嗜赌如命,隔三差五变着法子问母亲要钱。

    成都府就在简州隔壁,他在成都的所做所为早已传到简州,简州的官宦和士绅人家根本就不愿意把女儿嫁给他,否则他兄弟小他两岁,怎么反而比他先订亲了。

    也是因为薛家刚来简州,不了解他的情况,他母亲刘夫人才千方百计想把这门婚事定下来,怎奈薛涛心中有情郎,根本就不把他放在眼里。

    刘桐从外貌看确实长得不错,皮肤白皙,面容俊秀,他也自诩貌比潘安,自有一套讨女人欢喜的风流手段,他对薛涛也是志在必得。

    刘桐带着十几名家丁百无聊赖地在薛府门口等母亲的消息,这时,有家丁急声道:“公子快看,那个是不是薛家小娘子?”

    刘桐精神大振,连忙坐起身,只见一个婀娜多姿的小娘子从府中出来,不是薛涛是谁?她身边竟然只有两个小丫鬟。

    刘桐眼珠一转,忽然想到一招英雄救美之计,用来征服小娘子的心是最适合不过。

    薛涛心中烦乱,不想呆在府中,便出来散散心,简州民风淳朴,秩序井然,薛涛也常常去江边走一走,欣赏风景。

    她父亲薛勋昨天去金水县视察,她怕父亲路上不安全,便让康保陪同父亲前去,她自己有小鱼娘在身边就行了。

    小鱼娘对薛涛道:“姑娘,我打听过了,那个刘二郎好色好赌,是个十足的败家子,在简州名声很差,根本就没有人家愿把女儿嫁给他。”

    薛涛眼中闪过一丝厌烦之色,不高兴道:“不要再提那个人了,坏我心情,他是什么样的人,与我何干?”

    “这倒也是,他是什么样的人,根本就和我们没有关系。”

    小鱼娘倒是很高兴,薛涛态度坚决,不也枉公子对她一番情意。

    阳安县紧靠中水,中水就是今天的沱江,唐朝时的沱江清澈如碧,两岸风景如画,一座座小小村庄就分布在郁郁葱葱的树林中。

    东城外便是渡江码头,人来人往,颇为热闹,路边摆着各种小摊,主要是卖当地的各种土特产,简州竹器很有名,有很多心灵手巧的匠人,他们不仅用竹子编成各种日常用具和家具,也用竹子编各种小工艺品,精巧又便宜,几文钱就能买到,薛涛看书累了,也常常来这里逛街。

    “你们帮我找找看,上次那个竹编的小马我没买,一直后悔呢!”

    三人东张西望,在各个小摊上寻找上次错过的竹编小马。

    就在这时,几个流里流气的小痞子凑上前,“哟!这是谁家的小娘子,长得像仙女一样,老五,我们捏捏她的脸蛋怎么样?”

    薛涛在简州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无赖,她俏脸一沉,喊道:“小鱼娘!”

    小鱼娘一回头,顿时杏眼圆睁,抽出短剑喝道:“你们几个混蛋想干什么,滚远点!”

    周围小摊贩纷纷逃离,五六个无赖围上来,小娥吓得躲在薛涛身后,薛涛也有点害怕,但她又不想用父亲的名头压人,她就指望小鱼娘能镇住对方。

    为首男子上下打量一下小鱼娘,“啧!啧!啧!还有头小母虎,可惜老子不喜欢烈货,更喜欢仙女。”

    他没把小鱼娘放在心上,伸手去捏薛涛的脸蛋,这个时候,躲在竹林内的刘桐清了清喉咙,准备大喊一声,‘住手!’

    他台词和剧本都已经准备好了,‘朗朗乾坤之下,岂能任尔等胡作非为?’然后他冲过来拦在薛涛前面,正义凛然道:‘除非我死了,否则我绝不容许你们对薛姑娘无礼!’

    然后几名无赖对他拳打脚踢,他却坚持不退让,最后倒下了,然后几名无赖狠狠踢他几脚走了,他嘴里流血,对薛涛深情道:‘除非我死了,我不会让你受半点委屈!’

    然后他就彻底征服了美人心,对了,血囊呢?他连忙从怀中摸出血囊,捏在手中,倒下时趁人不备塞进嘴里咬破。

    他冲出树林,刚要大喊之时,意外却发生了。

    只见寒光一闪,为首无赖的拇指和食指齐齐被削掉,血光迸射,无赖惨叫一声,蹲在地上,却被小鱼娘一脚踢在胸前,飞出一丈远,三根肋骨被踢断了。

    刘桐呆住了,刚要喊出口的台词又咽了回去。

    小鱼娘像一只凶悍的小母虎,大打出手,她从小受严格的刺客训练,出手十分狠辣,又有三名无赖的耳朵被她削掉,他们满脸是血,哭喊着逃走,看得薛涛心惊胆战。

    为首无赖倒在地上大喊:“公子救我!”

    薛涛这才看见了左边站着竹林旁的刘桐,她顿时明白了,又羞又恼骂道:“真是一个无赖!”

    刘桐心中懊悔万分,连连摆手,“不关我的事,我不认识他们!”

    小鱼娘从地上拾起一颗鹅卵石,手一挥向他面门打去,她不能用飞刀,但也不想轻饶了这个混蛋。

    ‘啪!’鹅卵石正打中他鼻梁,刘桐惨叫一声,捂着鼻子跌跌撞撞向竹林内逃去,手中血囊也被他捏破,和鼻子流出的血混在一起,格外狰狞。

    “我们走!”

    薛涛不想再呆下去,带着小鱼娘和小娥匆匆回城去了。

    一连几天,刘家都没有动静,薛涛又让小鱼娘去打听消息,很快小鱼娘带回了消息,那个刘家二公子当天就收拾东西去成都府了,估计是他也怕家人知道这件事,薛涛这才一颗心放下,又继续提笔给远方的情郎写信。

    .........

    长安入秋后也下起了一场小雨,西市的生意也因雨天冷清了很多,但眉寿酒铺的生意却一如既往的火爆,自从推出高品质的葡萄酒后,眉寿葡萄酒迅速在酒客们心目中树立了口碑。

    酒铺前每天天不亮就排起了长长的队伍,目前眉寿酒铺在西市酒坊内已经有四家店铺,伙计四十余人,大掌柜一人,小掌柜四人,独立帐房三人。

    眉寿酒不仅占据长安高端酒的一半份额,就连中低端的眉寿春酒和朔方葡萄酒也卖得十分火爆,当然,假冒也多,几乎每家酒楼都说自己卖的是眉寿春酒和朔方葡萄酒。

    但高端的眉寿酒和眉寿葡萄酒基本上没有假冒,主要是渠道固定了,所有人都知道,只有长安十大酒楼和西市本铺才能买到真的眉寿酒,在别的渠道买到的都是假酒。

    这也是眉寿酒决策人的高明之处,多年来他们一直坚持只在十大酒楼售卖眉寿酒,不为小利所诱,便渐渐建立了眉寿酒的口碑和美誉。

    什么叫美誉,就像后世的茅台酒一样,你喝茅台酒感觉口感糟糕,你只会骂买到了假酒,而绝不会怀疑茅台酒不好,这就是美誉。

    酒铺门口,十几名西市武馆的武士们在维持着秩序,这时,一群胡人从远处走来,高声喧哗,顿时打破西市难得的宁静,令排队的百姓纷纷侧目。

    “好像是回纥人!”众人低声议论。

    回纥人在长安的名声极坏,十几年来,回纥使团的护卫士兵在长安横行霸道,欺男抢女,令长安百姓恨之入骨,也畏之如虎。

    十几名回纥人是驻扎在城外的士兵,尽管朝廷花大价钱好吃好喝好住服侍他们,但他们依旧常常进城寻衅滋事,每次进城不闹一点事,他们就不会甘心出城。

    这群回纥士兵显然是冲着酒铺而来,人群立刻安静下来,有人急忙禀报大掌柜。

    去年也是十几名回纥人来酒铺闹事,砸了几十缸酒,最后报官也没有用,朝廷息事宁人,免了酒铺一年的租金,才压下此事。

    大掌柜心急如焚,立刻命令伙计将几十缸好酒搬去后院,惹不起回纥人,只能躲开他们,尽量减少损失。

    十几名回纥士兵已经吵吵嚷嚷来到了酒铺前。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