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章 回纥翻脸

高月 / 著 投票 加入书签

58小说网 www.58xs.la,最快更新猛卒最新章节!

    南面数十里外便是天山,郭宋他们对这一带并不熟悉,没有人来过这边,好在他们出发之前做足了功课,事先详细了解了地形,沿着山麓向西走,一路都是坦途,虽然中间有不少森林、河流,但并不会影响唐军前行。

    只是后面的沙陀军追赶甚急,唐军一直摆脱不掉,一口气奔出七十余里,前面出现一处狭窄的谷口,峡谷长不到一里,右边是突兀的岩石,左边是一座陡峭的小山,峡谷很窄,只容几人并肩而行。

    这倒是一个不错的退敌之处,郭宋对李季喊道:“你带弟兄们速走,在这里挡他们一阵。”

    郭重庆勒住战马道:“我来陪你!”

    李季有些犹豫,郭宋厉声道:“这是命令,你要违抗军令吗?”

    李季无奈,只得大喊道:“快走!”

    他率领骑兵疾奔而去。

    郭宋见谷口还矗立着一块巨石,便对郭重庆道:“我来阻杀敌军,你在巨石后放箭!”

    郭重庆的武艺和箭法不能和郭宋相比,但他毕竟是郭家的外聘武士,武艺和箭法都不俗,也使用一把一石五斗的硬弓,他立刻闪身到大石后,抽出了一支箭。

    郭宋站在谷口,横戟立马,冷冷地望着远处追杀而来的沙陀骑兵队伍。

    奔在最前面的沙陀骑兵忽然发现了郭宋,纷纷勒住战马,不敢上前。

    随即一名千夫长追至,这名千夫长便是之前中计之人,被朱邪金海大骂一通,令他颜面丢尽,此时千夫长见谷口只有一名唐军骑将拦住去路,他立功心切,挥动长柄铁锤向郭宋杀来。

    郭宋冷冷笑道:“这人留给我,不要放箭!”

    游牧将领在枪法和刀法等技巧方面远远比不上中原将领,不过他们力量普遍较大,控马能力极强,所使用的兵器大多属于力量型,如狼牙棒、长柄铁锤、独脚铜人、铁棒等等。

    这名千夫长使用一杆五十斤重的长柄铁锤,来势凶猛,战马疾奔,他高高举起铁锤,一个泰山压顶之势便要向郭宋砸去。

    郭宋冷哼一声,根本不理睬他的大锤,长戟一挺,戟尖瞬间到了千夫长胸前,

    千夫长做梦也想不到对方的长戟这么快,他大吃一惊,本能地想收回铁锤,但已经来不及,‘噗!’长戟刺穿了他的胸膛,千夫长惨叫一声,当场毙命,铁锤从半空中落下,重重砸在他自己的肩膀上。

    郭宋将千夫长尸体高高挑起,甩出数丈外,用草原铁勒语大喊道:“还有谁要过来送死?”

    这时,大队沙陀骑兵赶到了,朱邪金海一眼看见倒在地上的千夫长,他顿时大怒,喝令道:“放箭射死他!”

    沙陀骑兵一起放箭,乱箭齐发,郭宋挥舞长戟拨打着箭矢,一步步后退,他对郭重庆喊道:“看见那个头戴金盔的敌将吗?那就是主将,射杀他!”

    “我知道!”

    郭重庆冷静地抽出一支箭,耐心等待机会,这时,郭宋已退到谷口,沙陀骑兵停止放箭,近百名骑兵杀了上来。

    郭宋又从谷口杀出,长戟翻飞,一连挑翻二十余人。

    郭重庆也等到了机会,他拉弓一箭射出,狼牙箭闪电般直射对方主将左胸,但他的箭没有郭宋的箭快,朱邪金海发现眼前之箭,他急向右闪身,这一箭躲过了要害,却正中他的左肩,朱邪金海疼痛得大叫一声,翻身落马。

    这时,郭宋已杀了五十余人,被他杀死的骑兵都死得极为惨烈,肢体四散,头颅乱滚,其余士兵吓得胆寒心颤,纷纷调转马头逃回。

    郭宋大笑一声,对郭重庆道:“我们走!”

    两人调转马头,一前一后,沿着峡谷疾奔而去........

    沙陀骑兵不再追击,郭宋和郭重庆在三十里外和李季一行汇合,李季不得不停下,两名伤兵还是因伤势过重而死。

    一条小河边,士兵们在河边休息,军医和几名士兵正忙碌给伤员调治伤情。

    郭宋一边查看伤兵,一边听取李季的伤亡报告,他脸色阴沉似水。

    “我们伤亡有三十余人,其中阵亡十八人,伤十三人,阵亡的士兵中,有五人是因为伤重不治。”

    停一下,李季又道:“我想让伤兵去金满县养伤,这样下去,他们也活不成。”

    郭宋点点头,“可以,这件事你和重庆商量,安排一下吧!”

    郭宋随即又召集将领商议,六名队正现在只剩五人,但士兵也剩下两百四十余人。

    郭宋对众人道:“可以看得出,敌军歼灭我们的决心很坚定,这还是庭州,到了伊州,那就要面对数万沙陀军,现在的办法有两个,一个向北去沙漠,一个便是返回安西,从原路去敦煌,绕过伊州,大家的意见呢?”

    李季沉吟一下道:“向北走是沙陀人的老巢,就算突破过去,也是薛延陀人的地盘,那里完全就是九死一生,我主张还向南走,趁土谷浑被我们重创的机会从原路返回。”

    众人纷纷表态,都愿意向南走,毕竟南面比较熟悉,吐谷浑士兵也远不如沙陀骑兵强悍。

    郭宋点点头,“既然大家一致同意,那就向南走!”

    唐军休息了半天,李季派两名士兵送伤兵去金满县治疗,队伍再度出发,向西而去。

    郭重庆低声道:“恐怕这次回纥人不会再让我们从乌孙古道过去了。”

    郭宋苦笑一声道:“先试试看吧!实在不行,就先回金满县,然后再等待时机。”

    三天后,唐军骑兵再次抵达了乌孙古道,果然被郭重庆猜中了,回纥人在乌孙古道入口处屯下了重兵,足有上万人,将乌孙古道内外全部封锁。

    就算唐军弃马翻山,也难以逾越白雪皑皑的天山。

    他们距离山口还有两里,便被回纥暗哨发现,几支鸣镝射向天空,不多时,一支巡哨骑兵从大营处奔来,远远停在数百步外。

    李季请缨道:“让卑职去和他们交涉吧!”

    郭宋摇摇头,“你和他们语言不通,怎么交涉,这里除了我和重庆外,没人再懂他们语言,还是我亲自去交涉吧!”

    他一催战马奔了上去,郭重庆连忙跟上,他长年跟随郭子仪,也会一点回纥语言。

    距离骑兵队还有数十步,郭宋用铁勒语高声大喊:“我们是长安过来的唐朝使者,借道去安西,请容我们通过!”

    为首百夫长半晌道:“你们等着!”

    他调转马头回大营去了。

    过了不到一刻钟,一名回纥文官跟了出来,他在马上向郭宋行一礼,“很抱歉,是我们可汗下的命令,不准任何人再从乌孙古道通过,包括你们!”

    “可我们并没有敌意,只是想借道而已!”

    文官摇摇头道:“之前你们已经走过一次,就是因为你们没有伤人,所以现在才好好和你们说话,否则我们早就把你们包围全歼,你们回去吧!可汗下的命令,没有人敢违背,如果你们要强行突破,与回纥为敌,那么庭州的唐军我们也不会再容忍,请你们三思。”

    郭重庆低声问道:“他怎么知道之前是我们?”

    “他们应该盘问了山谷中的牧民,算了,先回去再说。”

    郭宋抱拳行一礼,调转马头返回临时驻地,一支巡哨骑兵跟着他们,远远地进行监视。

    回到驻地,李季迎上来问道:“如何?”

    郭宋摇摇头,“回纥人已经明确拒绝了我们的借道请求,还是他们可汗亲自下的命令,应该没有谈判余地了。”

    “要不我们在夜间强行冲过去?”

    旁边郭重庆反对道:“他们有上万人,防备森严,我们冲不过去,就算冲过去也是死伤惨重,而且还会连累庭州唐军,强攻不是上策!”

    “那怎么办?”李季有点急了,南下的路也堵死了,难道他们只能向北边绕道?

    郭宋沉吟片刻道:“先回庭州再说!”

    众人调转马头,向庭州方向奔去........

    【新的一月求月票!】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