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八章 瓜州首战

高月 / 著 投票 加入书签

58小说网 www.58xs.la,最快更新猛卒最新章节!

    天亮时,唐军进入了瓜州地界,四周都是一望无际的荒凉戈壁滩,顽强地生长着一簇簇低矮的沙棘灌木,这里没有积雪,清晨却格外寒冷,士兵们的眉毛都结了一层冰霜。

    “长史,你看!”

    一名士兵一指身后,只见远处尘土飞扬,相距大约十几里,马匪竟然追来了。

    郭宋恨恨道:“既然他们一定要战,那索性就和他们决一死战!”

    李季建议道:“不如再走一段路,我们是双马,而对方是单马,等对方战马体力支持不住时,我们再利用战马的体力优势和对方决战。”

    李季确实经验丰富,一路上让郭宋收益非浅,郭宋欣然道:“那就等中午再反击!”

    众人继续骑马疾奔,快到中午时郭宋忽然发现远处有一座低岗,南北走向,长约十几里,宽三四里,很像一头牛躺在荒漠上。

    “杨队正,那是什么山?”郭宋指远处的低岗问道。

    杨孝严看了看道:“回禀长史,那叫土牛山,又叫卧牛山,看见这座山岗,意味着晋昌县要到了,就在土牛山前面十几里。”

    “晋昌县有多少沙陀军?”

    “大概五千人左右。”

    郭宋点点头,随即令道:“传令弟兄们上山!”

    郭宋当然要利用一切有利地形,山势很平缓,战马可以上去。

    郭宋令几名士兵带着马匹北上,他则率领三百唐军骑单马上了山,这时,远处再度尘土飞扬,马匪还是锲而不舍地追来了。

    之所以叫做马匪,就在于他们像狼一样的锲而不舍,不杀死猎物绝不罢休。

    更重要一个原因便郭宋射杀了首领黑光,强烈的复仇之心充斥在金山莫乙心中,他知道这支唐军很可能只是路过,错过了这次机会,想再报仇就不太可能了。

    片刻,近千名马匪追到了山岗下,金山莫乙搭手帘眺望山岗上的唐军,他立刻明白了唐军的意图,利用地形优势居高临下和自己决战,但随时又能撤走。

    他立刻回头对二弟金山长羽道:“你率本部从后面进攻,我们前后夹击对方!”

    金山长羽苦着脸道:“大哥,弟兄们都人困马乏,要不要休息片刻啊!”

    “哪有这么多废话!”

    金山莫乙狠狠瞪了对方一眼,“立刻给我上!”

    金山长羽无奈,只得率领三百余人绕道前往山岗北面。

    郭宋在山岗看得清楚,他对李季和郭重庆微微笑问道:“知道我为什么要上山吗?”

    郭重庆道:“居高临下,无论搏杀和射箭都占优势。”

    郭宋摇了摇头,又望向李季,李季躬身道:“卑职认为长史的真正目的是为了促使对方分兵,便于我们各个击破!”

    郭宋大笑,对士兵们道:“打起精神来,准备好弓箭,我们杀下山去。”

    他一纵马向山北面奔去,三百名骑兵纷纷跟着他,他们刚下山岗,只见三百名马匪从南面绕了过来,唐军士兵张弓便射,箭矢如疾雨,瞬间便射杀了数十人。

    郭宋挥舞长戟大喊道:“立功就在今天,杀啊!”

    三百名骑兵如一把利剑刺向混乱中的敌军,瞬间杀了进去,郭宋挥舞长戟一马当先,俨如虎入羊群,所过之处血肉横飞,人头滚滚落地,瞬间便杀了十几余人。

    他目光一扫,看见了一名身穿铠甲的大将,其他马匪都穿布衣或者皮甲,唯独他穿一身锁子甲,手执一杆长枪,显然是对方的主将。

    郭宋用腿一拨战马,火龙王立刻掉头冲向对方主将。

    金山长羽心中胆怯,只得硬着头皮挺枪刺向郭宋,郭宋冷笑一声,用长戟按住枪杆,长戟顺着枪杆快如闪电般刺向对方。

    金山长羽吓得魂不附体,眼见双手要被戟尖刺中,他竟然扔掉了长枪,但依然没有用,长戟‘噗!’地从他胸口刺了进去,金山长羽惨叫一声,当即惨死,尸体被郭宋高高挑了起来。

    唐军欢声雷动,士气如虹,杀得敌军节节败退,剩下一百余人转身奔逃,唐军衔尾追杀,就在这时,南面传来的低沉的号角声,马匪主力从南面杀来了。

    郭宋喝止住全军,他对李季道:“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你来指挥弟兄们作战,我负责猎杀对方的主将。”

    这时,郭重庆迅速清点士兵,没有阵亡,只有三名士兵受轻伤,他当即让军医送这三名伤兵先撤。

    发现上当的金山莫乙已经率六百余名马匪主力杀来,他迅速收拢百余名残军,见对方正在迅速列队,他立刻挥刀大喊道:“杀上去!”

    七百余名马匪大声叫喊着向三百步外的唐军杀去。

    这时,近三百唐军已列队完毕,他们以十人为一个战斗团队,前面十组百人手挺长矛等待着对方杀来,而后面两百人则张弓搭箭,箭矢如密集的雨点,射向已冲进一百五十步内的马匪。

    冲在前面的士兵纷纷中箭落马,但马匪并没有受到影响,依旧前仆后继向唐军杀来,唐军射完了第二轮箭,再次射杀了数十名敌军,便立刻收起弓箭,挺起长矛。

    李季一声令下,原本密集排列的唐军士兵立刻向后退去,地上出现了三排小钢矛,密密麻麻,足有三百余根。这是一种经典的骑兵战术,在敌军只有不到五十步时布置矛阵,能大大化解敌军冲击带来的影响。

    但这种战术对训练的要求极高,稍不注意就会造成自身损伤,或者形成几条直通道,要不是就是动作太慢,反而自乱阵脚。

    六百余名马匪如暴风骤雨席卷而来,杀到三十步时,忽然发现地上密集的钢矛阵,锋利的矛尖对准了他们,骑兵已经来不及改变方向,奔在前面的数十名骑兵忍不住惨叫起来。

    一根根钢矛刺进了战马和士兵的身体,只瞬间,五十余的骑兵被钢矛刺穿身体,血雾弥漫,后面骑兵不断奔上,踩踏进钢矛丛中,伤亡惨重,直至伤亡超过百人,冲击的队伍才停下来。

    这时,李季吹响了号角声,三百名唐军发动了进攻,他们俨如锋利的战斗,摧枯拉朽般地杀进了敌军队伍中。

    郭宋在外围疾奔,他盯准了敌军主将,在后方督战的金山莫乙,郭宋发现了机会,他立刻抽出一支箭,斜刺里疾奔,一百二十步外,一箭射向敌军主帅,箭如闪电,穿过了两名马匪之间的缝隙,金山莫乙似乎感觉到什么,一回头,狼牙箭‘噗!’地射入他的眉心,箭尖从天灵盖透出,金山莫乙当即坠马惨死。

    郭宋纵马疾奔,用草原铁勒语大喊道:“首领被射杀了!首领被射杀了!”

    金山莫乙之死动摇了马匪的军心,军心开始涣散,不断有人脱离战争逃跑,。

    在两军作战中,士气和军心及其重要,一旦有人逃跑就会形成蝴蝶效应,带动整支军队溃败,这就像两人在并肩对敌作战时,旁边一人率先逃跑,对另外一人就会造成巨大影响。

    因此任何军队都会对战时逃跑的士兵立斩不赦,甚至两军对垒时,同样是阵亡士兵,如果是前胸中箭则会受到嘉奖,家人会得到双倍抚恤,可如果是后背中箭而死,不光本人没有任何荣誉,他们的家人也会受到牵连,被重罚或者没为官奴。

    所以真正的激战,当一方鸣金收兵时,士兵们都不敢转身奔跑后撤,而慢慢后退,绝不把后背留给对方。

    但马匪毕竟是乌合之众,当主将阵亡,马匪们的斗志便迅速消退,加上他们人困马乏,根本无力作战,被唐军杀得死伤惨重,剩下的骑兵纷纷调转马头逃跑,唐军却不放过他们,追杀出三十余里,几乎将这支马匪斩尽杀绝。

    但土牛山这一战,远征唐军也同样付出了不小的代价,伤十一人,两人重伤不治,最后阵亡达九人。

    土牛山脚下,唐军将九名阵亡士兵的尸体烧化,骨殖和骨灰装入陶罐中,将带回他们的家乡,交还给他们的亲人,烈火焚烧着尸体,近三百名士兵列队默默站立,集体哀悼第一批阵亡的弟兄。

    郭宋声音低沉而缓慢,给九名阵亡士兵送去最后的悼词,“你们或许无法名垂千古,但你们却是真正的英雄,抛弃家园和妻小,为国慷慨赴边,正是无数像你们一样将热血洒向西域的大唐将士,最终为我们铸就一条通往西域坚实大道,千百年后,西域依旧属于我们,安息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