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求才若渴

高月 / 著 投票 加入书签

58小说网 www.58xs.la,最快更新猛卒最新章节!

    梁会河听完儿子的述说,负手走了几步,他忽然问儿子道:“你确定他吃的是野菜团子?”

    “孩儿看得很清楚,他进城前把最后几个野菜团子吃掉了,孩儿想给他一点钱,但又不好意思开口,感觉他根本就不在意钱。”

    梁会河又继续问道:“他穿的什么颜色的道袍?”

    “褐色的粗布道袍,很破旧,有十几个补丁。”

    梁会河点点头,对兄长笑道:“我对崆峒山的道观稍微了解一点点,紫霄系的道士穿黑、青、红、黄、紫五种颜色的道袍,没有褐色道袍,加上他吃的是野菜团子,我可以肯定,他是崆峒山的野道。

    那就有趣了,堂堂的灵州郭家子弟居然连紫霄系道观都进不去,传出去不让人笑话吗?”

    梁韫道明白兄弟的意思,“你是想说,郭宋在郭家根本没有地位。”

    “一定是这样!”

    梁韫道笑笑道:“以他的武艺,那他现在应该有地位了。”

    “不一定!五郎说他是个很低调的人,而且郭峙也不知道郭家有这样一个武艺高强的子弟存在,否则他早就在我面前吹上天了,大哥,我的意思是说,我们或许还有机会。”

    梁韫道摇了摇头,“一切都是你的猜测,先不急,明天让五郎去找他,我们大概就明白了。”

    ………..

    三月的灵州尚未完全入春,正所谓‘人间四月芳菲尽,山寺桃花始盛开’,用来形容灵州还比较贴切,南方的陇右和长安早已经春意盎然,但地势偏北的灵州早晚还有几分寒意。

    入夜,郭宋躺在破烂的土炕上,胖婶给他的两床旧被褥,正好一床垫一床盖,虽然是旧了一点,但浆洗得很干净,让他觉得格外温暖。

    其实以郭宋练武十年的体质,他已经是寒暑不侵的境界,不用被褥也完全不怕寒冷的侵袭,只是他不喜欢肮脏破烂的土炕,必须垫一点东西才能睡踏实。

    想到隔壁那对相依为命的母子,他不由轻轻叹息一声,又想起自己羽化不腐的师父,又想起了几个师兄,木讷善良的大师兄,一心想当刺客的四师兄,还有脸皮厚如城墙,奸诈狡猾的胖师兄,把一个如花似玉的道姑拐走了,也不知道现在是否生下一个小胖子?

    还有那个繁华如锦的长安又是什么样子?

    想到几天后,自己就要离开灵州去长安,郭宋心中又充满了期待。

    在纷乱的思绪中,郭宋终于迷迷糊糊睡着了。

    …………

    次日五更刚到,郭宋便准时睁开了眼睛。

    这时,正是夜里睡得最熟的时候,人的各个器官和神经都处于深度休眠的状态,也正是崆峒山道士们的打坐时刻。

    郭宋已经打坐了十年,通过打坐调整呼吸,屏蔽杂念,专守丹田一线,便可迅速进入一种忘我状态,但又不是睡着时的休眠。

    这时,人的意识直冲天庭,在无边无垠的漫天星辰中飞驰翱翔,等从宇宙中收回思绪时,仅仅只过去一个时辰,但打坐者却仿佛经历了千百年的沧桑。

    这种意念修行是道士追求飞升的基础功课,能否飞升未为可知,但它的附加效果却是健体强身,坚持打坐十几年后,崆峒山道士们一个个上山下山健步如飞,精力充沛、体力持久,就和他们从小打坐修行有着密切关系。

    郭宋师父传授的呼吸技巧又和其他道观大相径庭,一年的打坐效果相当于别人三年,十年来,打坐已经成为郭宋生活的一部分,尽管他此时已经不再是道士。

    东方天际翻起了鱼肚白,晨曦初现,天已经麻麻亮,外面十分安静,郭宋已经从打坐中醒来,手执木剑来到院中。

    郭宋深深吸一口气,左脚高提,单脚立地,右手横举木剑至头顶,左手捏一个剑诀,闭上了眼睛,就像一座雕塑般一动不动。

    如果没有人打扰,他可以站三天三夜不动。

    可惜郭宋只站立了一炷香时间便被隔壁施小胖打断了。

    “郭道士,你在干什么?”墙头上传来施小胖惊奇的叫嚷声。

    郭宋只得收起剑势,“没什么,早起活动活动筋骨,胖婶去府里了?”

    胖婶是郭府大厨房的厨娘,每天五更进府做早饭,郭宋还在打坐的时候便听见她出门了。

    “给我也玩玩!”

    施小胖急不可耐地翻墙过来,伸手去抢他的宝剑,还振振有词,“我也跟武师学剑的,我是武馆剑法第七名,我练给你看。”

    郭宋无奈,只得把剑递给他,“这剑重,当心!”

    “我知道,你们道士都是用桃木剑画符抓鬼,我也画一个符…….”

    当啷一声,木剑落地,施小胖痛得抱着脚直跳,“我的亲娘唉!你这木剑简直比铁锤还重!”

    “我看看!”

    郭宋连忙蹲下身轻轻捏了捏他的脚背,还好,没伤到筋骨。

    他收起木剑笑道:“这是铁木剑,用来防身的,你的胳膊力量还不够。”

    施小胖脚已经不痛了,他一脸崇敬地望着郭宋,“你居然还会武艺,我拜你为师,你教我练武吧!”

    “我根本就不懂武艺,就只有几斤笨力气。”

    “倒也是,我师父舞动剑法时就像雪花乱飞,密集得我眼睛都花了,像你这样只有一个动作,早就被敌人干掉了。”

    施小胖只是随口说说而已,并没有拜师之心,他拍拍肚子,“饿狠了,我们吃早饭吧!”

    ………..

    “这是我做的饼,尝尝味道如何?”

    施小胖得意洋洋道:“粥也是我熬的。”

    郭宋面前是厚厚一叠烙饼和粟米粥,烙饼很厚实,里面有葱花和薄薄一层羊肉肉沫,还抹了一层酱,异常美味,郭宋一口气吃了三张饼,喝了一大碗粥,吃得他心满意足。

    “真的很美味!”

    郭宋竖起大拇指赞道:“这是我吃过最美味的烙饼。”

    “这些都是小意思了,我做饭很厉害的,会调各种美味酱,我娘一心想让我做厨师,或者像我爹爹那样,做一名医师,可惜我都不喜欢。”

    “那你想做什么?”

    “做一名武者,我是神剑武馆的学员,我已经学武三年了。”

    “学了武,然后呢?”郭宋好奇地问道。

    “当然是去考武举,这年头读书学文一钱不值,万般皆下品,惟有学武高,只有练武才有前途,考上武举人,就能进节度府当备将,每月五十两银子,十石米,在灵州地位十分崇高。

    就算考不上武举人,只要能闯进最后的校场试,都是灵州各大豪门争抢的对象,待遇至少每月十两银子起步。”

    施小胖又叹了口气,“师父说,我至少要学武四年,才能得到武馆推荐去参加武举。”

    郭宋有点无语,当年韩小五也对他说过,‘万般皆下品,惟有学武高’,师父也这样说,可盛唐才过去多久?

    “学武很花钱吧!”郭宋又问道。

    “一般人是很花钱,武馆学费一年十贯钱,还要买药买装备,穷人家是负担不起,但我比较特殊,馆主和我爹爹是结拜兄弟,所以让我免费学武,只可惜我还是买不起药,无法强壮筋骨。”

    说到这,施小胖又好奇地问他,“那你今天打算做点什么?”

    “我?”

    郭宋有点茫然地摇摇头,“我也不知道做什么,或许会去一趟官府,把户籍先落下来。”

    施小胖挠了挠头道:“落户籍这种事情不用你去官府的,管家会帮你办妥的。”

    郭宋眉头一皱:“昨天那个管家?”

    “不是!是个好心肠的老管家,昨天那个叫王剥皮,没人理睬他的,等晚上我给娘说一下,你把度牒给我娘就是了,她和老管家很熟。”

    “那晚上再说吧!对了,你刚才好像说,你在神剑武馆?”

    “没错!你听说过我们武馆?”

    郭宋点点头,他确实听梁武说过,梁武就在神剑武馆,郭宋笑道:“那你认不认识梁武?”

    “啊!那是我们大师兄,是我们武馆武艺最高的弟子,郭大哥,你怎么认识他的?”

    “昨天认识他的,他还欠我一顿酒呢!”

    =====

    【求推荐票!】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