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1章 告别

冯欠欠 / 著投票加入书签

58小说网 www.58xs.la,最快更新重生之宠妾要上天最新章节!

    黄慧文张了张嘴,似乎想要说些什么,然而对面那人却淡淡地看了她一眼,就是这一眼,原本想要说出来的话也似乎梗在了咽喉,再也说不出来。

    不知道为什么,自从经过了昨夜之后,似乎面前的白展飞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一眼,似乎对于黄慧文也没有任何的留恋了。

    “到了报个平安。”

    沉默了许久之后,白展飞缓缓抬起头去,在对面的那人呢面上看了一眼,对着那人缓缓开口道。

    黄慧文顿时便是一愣,随即有些尴尬地微微抬起头去,朝着白展飞面上看了一眼,张了张嘴,似乎想说什么,可是话到了嘴边,却也什么都说不出来,一双眼睛只是怔怔地看着对面的白展飞,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小姐……”

    看眼前的这副情景,那坐在黄慧文旁边的嬷嬷不由得有些忧心忡忡地转过头去,对着自家小姐缓缓开口。

    然而自家小姐的性子她也清楚,就算是自家小姐……唉……她随即缓缓转过头去,朝着车外的那白家少爷面上看了一眼,心里不由自主地惋惜道:“自己这家这位准姑爷要模样有模样,要出息有出息,而且自己也看得出来,这白少爷对待自家小姐十分上心,不知道错过了这白少爷,自家小姐这以后可怎么办?”

    想到这里,那魏嬷嬷情不自禁地摇了摇头,心中是止不住的惋惜。

    而坐在黄慧文另一边的丫鬟小环何尝不是这样的想法呢,眼神情不自禁地朝着自家未来姑爷的那边看了过去,不,现在应该叫白公子了,脸上的表情比魏嬷嬷好不到哪里去。

    “小姐……”

    小环也情不自禁地抬起头去在对面的魏嬷嬷面上看了一眼,正巧对方似乎也想起了什么,同时抬起头来,两人的目光几乎同时在空中交汇。

    黄慧文此刻也似乎感觉到了一丝落寞,虽说自己跟白展飞的性情不和,可是自从自己进京以来,高低那人呢对自己可算是无微不至,而那白老爷和白夫人对自己那也是十分不错,眼下自己要走了,那白老爷和白夫人也没有出来相送,大约是还在生自己的气吧。

    “白公子……”

    黄慧文缓缓转过头去,在自家丫鬟和嬷嬷的面上看了一眼,随即在那对面那人的面上看了一眼,这才缓缓转过头去,对着那车外的白展飞开口道。

    恢复了一开始来到京城里的称呼,黄慧文顿时觉得舒服多了,可是那听的那个人却似乎并不是这样想的。

    她终于不是自己的了。

    白展飞似乎有些落寞,可是经过了昨夜,他的心中早已没有了波澜。

    “麻烦帮我转告白老爷和白夫人一声,就说这段时间慧文多谢他们的照顾。”

    黄慧文十分认真地低下头去,对着对面的白展飞行了个礼,随即缓缓抬起头去,对着那坐在马前的车夫缓缓开口道:“师傅,走吧。”

    那马夫也微微抬起头去,在对面的白展飞脸上看了一眼,然后对着他点了点头,伸手一扬马鞭,马车的轱辘开始缓缓转了起来。

    白展飞缓缓抬起头去,目送着那辆马车的身影,就那样静静地站在原地,不知道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只是安安静静地站在那

    里,什么话也不说。

    也不知道白展飞在那里站了多久,仿佛站成了一座雕像一般,仿佛没有人呼吸,仿佛没有人存在过一般。

    “小姐,你当真要这么离开京城?”

    也不知道马车走出去了多久,魏嬷嬷似乎满怀心事地转过头去,在自家小姐面上看了一眼,对着自家小姐缓缓开口问道。

    而那小环似乎之前也是看着气氛似乎有些紧张,才一直吓得不敢说话,止咳看到那魏嬷嬷开口,自己似乎也憋了许久,立马也跟着一起插了进来。

    “小姐,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您真要跟那白公子解除婚约?”

    黄慧文只是淡淡抬起头去,看了那两人一眼,然后似笑非笑地低下头去,缓缓伸出手去,揭开了车帘,微微探出头去,也不知道在看向哪里。

    “是也不是。”

    片刻之后,黄慧文言简意赅地答道,缓缓将手收了回来。

    小环和魏嬷嬷顿时便是一愣,然后缓缓抬起头去,纷纷朝着自家小姐的面上看了过去,似乎不清楚自家小姐这样回答的意思在哪里。

    不过她们家小姐似乎也没有给她们那么多的时间去思考,只不过片刻之后,便淡淡地继续说了起来。

    “小环说的没错,我是要跟白公子解除婚约。”

    小环顿时便是一愣,然后呆呆地抬起头去,在自家小姐的面上看了一眼。

    “可……”

    小环话还没说完,就径直被自家小姐打断了。

    “可是我并没有说我要离开京城。”

    这话一出,小环和魏嬷嬷立刻便摸不着头脑了,呆呆地抬起头去,看着自家小姐,似乎不明白她的意思。

    “小姐是要……”

    空气似乎变得奇怪起来,半晌之后,魏嬷嬷缓缓抬起头去,不可思议地看了对面那人一眼,有些不可置信地开口道。

    黄慧文微微转过头去,在她面上看了一眼,点了点头,似乎能从语气中听出她的兴奋来。

    “我要去找他。”

    声音虽然不大,可是却带着几分坚定。

    魏嬷嬷顿时脸色煞白,三人之间的空气似乎在顷刻间变得窒息起来。

    只有那小环有些没头没脑地缓缓抬起头去,看了一眼自家小姐,有些云里雾里地问道:“小姐,那个‘他’是谁啊?”

    黄慧文只是淡淡看了她一眼,随即傻傻地笑了笑,自言自语道:“傻姑娘,你口中的那个‘他’就是你真正的姑爷。”

    小环一愣,顿时便呆在了原地,似乎什么也不知道的样子。

    而那魏嬷嬷到底是有了些阅历,此刻看着自家小姐这幅样子,完全就是一副去见心上人的甜蜜样子,心中似乎什么都没有装。

    “小姐……”

    魏嬷嬷知道自家小姐此刻是什么也听不进去,若是自己说了什么不好的话,或许还会起反效果,因此她低下头去,看了看自家小姐,随即仔细斟酌了一下词语,这才缓缓开口,对着自家小姐道:“自古以来,娶为妻,奔为妾,您可要想清楚啊。”

    对于这一点,那黄慧文早就是一副什么也不听的样子。对于这一点,她心爱的那个人早就跟她

    说好了,那些依靠着四班的规矩成亲的女子是如何如何可怜,他们的感情不应该被那些繁文缛节所辱没。

    因此那黄慧文听完之后,只是淡淡地转过头去,在那魏嬷嬷面上看了一眼,对着她露出了一个十分同情的目光。

    陷入感情中的女子总是盲目的。

    魏嬷嬷见自家小姐似乎没有听进去,便也什么也说不出来,只是头越沉越低,恨不得一直垂到桌子底下去。

    马车里的氛围渐渐变得有些奇怪,小环虽然不是很懂小姐和魏嬷嬷谈话的内容,可是也断断续续地了解到了自家小姐要去跟别人私奔了,虽然这种事情对于小环来说也不是一件常见的事情,可是……她隐隐约约也知道这是一件极其丢脸,极其不好的事情。可是看自家小姐的那副样子,似乎不管不顾的样子,一时之间也不知道应该如何开口,想了半天,看了看对面那两人的样子,思考再三,还是觉得自己不要说话的好。

    三人一路无言,只有马车有些沉默地走着,那匹马脖子上的铃铛不紧不慢地响着,似乎在昭示着什么。

    而坐在马车里的黄慧文等三人也没有发现,就在他们醉在路上的时候,一匹连续跑了几日几夜的马就在刚刚与自己擦身而过,带着些长途跋涉的疲惫感。

    那匹马嘶吼着,带着一封从遥远的江南送过来的密信一路疾驰着,直直奔着白府的方向奔了过去。

    而这些那坐在马车里的黄慧文和小环以及那魏嬷嬷全都一无所知,此刻她们的马车正不紧不慢地载着她们奔向那黄慧文想象中的幸福,魏嬷嬷心目中的地狱。

    而她们谁也不知道的是,就在他们望得到的前方,不是天堂也不是地狱,而是……一场史无前例的浩劫。当然了……这都是后话。

    大约一刻钟之后,刚才跟黄慧文她们的马车在路上擦肩而过的那匹快马也不知不觉跑到了白府门口。

    此刻的白展飞正缓缓转过头去,正准备缓缓朝着里面走了进去的时候,忽然听到了身后十分突兀地传来了一阵勒马的声音,顿时便是一愣,十分警惕地转过身去,下一刻便看到一个看起来风尘仆仆的男子快步下马,随即快步走到了自己身边,上下打量了一番那白展飞,随即对着他缓缓开口道:“敢问这里可是京城白府?”

    白展飞顿时便是一愣,似乎有些不太明白,抬起头去,在对面那人的面上看了一眼,云里雾里地点了点头,“我是白展飞,你是何人?”

    “原来是白公子,失敬失敬。”

    那人呢微微一愣,眼前竟然是白府的公子,那人立刻躬身对着白展飞行了个礼,似乎立刻便松了一口气,随即缓缓低下头去,自怀中抽出一封信来递了过去。

    “这是江南黄家的信,麻烦白公子转交给魏嬷嬷。”

    白展飞一愣,低下头去,自那男子的手中接了过去,只见他的手中是一封信,信封上写着:“魏嬷嬷亲启”这三个字。

    白展飞顿时便是一愣,这是黄府给魏嬷嬷的信。

    白展飞拿着那封信,抬起头去,朝着那街角的方向看了过去,黄慧文她们的马车早就消失地无影无踪了。

    “黄小姐她刚刚……”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