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三十一章 你这样真不是事儿

东海鲲姐 / 著投票加入书签

58小说网 www.58xs.la,最快更新极品萌宝:霸道爹地护妻狂最新章节!

    事到如今,还不知道自己身后已经不知不觉的跟了一大堆人的丛慢慢刚好来到了顾有汜所在的酒店门外。

    “你们就在这里等我,我马上就下来。”

    打开车门走下来,丛慢慢对着正向自己围过来的其他保镖们志高气扬的说道。

    “别再跟着我了,你们好烦人呢。”

    保镖一脸无奈的看了看彼此,实在不知道应该怎么跟丛慢慢解释。

    说到底他们的任务就是来保护丛慢慢的安全的,如果不能随时随地的跟在她身边,又怎么能保证她的安全?

    “丛小姐,这样不太好吧。”

    丛慢慢一脸无所谓的盯着他们,随后双手抱臂,整个人懒懒散散的。

    “有什么不好的,你们是专门被派来保护我的,就应该听我的话,我让你们往东,你们敢往西?”

    “丛小姐……不是这么个道理。”

    一群铁骨铮铮的汉子们手足无措,努力尝试着说服丛慢慢的举动,在酒店门口来来往往的人群眼中显得格外滑稽。

    保镖们还在试图解释,但是丛慢慢早已经不耐烦。

    她转身就要往酒店里面走。

    “我现在是要去找有汜哥,你们还在外面等我,我能有什么事情?”越说越烦,丛慢慢没好气。

    “大男人家家的,别这么婆婆妈妈,真烦人。”

    不耐烦的甩开了那伙人,丛慢慢还在愤愤不平。

    “不过就是一群拿了钱临危受命派来保护我的保镖而已,竟然敢跟我这么说话!”

    她心里暗自不满:我去找有汜哥能有什么事情,这么多话,看我回去不跟爸爸告状!

    嘴里一直嘟囔着,可一想到顾有汜,丛慢慢的脸上又绽放出了舒心的笑容。

    知道顾有汜过年不能回家,丛慢慢私下里暗自决定,要在除夕夜这一天带顾有汜一起回自己家里吃饭。

    总之就是不希望顾有汜一个人寂寞的过除夕。

    待会儿就要见到顾有汜,想到他那张让人心情愉悦的脸蛋,丛慢慢又忍不住轻笑起来。

    顾有汜长得那般好看,谁看了不都得对他心生喜欢?

    唯一可惜的,就是他竟然年纪轻轻的就结婚了。

    丛慢慢很是想不通他为什么这么着急将自己嫁出去的同时,又很在意顾有汜的妻子到底是怎么样的一个人。

    她能有自己长得好看吗?

    “应该没有吧。”丛慢慢伸出手摸着脸颊,兀自喃喃的说道。

    爸爸说了,这个世界上她才是长得最好看的那个人。

    既然这样的话,那她想要得到顾有汜就更是轻而易举,只要她利用自己的美色,稍微努力一下,说不定还真的有可能。

    怀揣着不切实际的幻想,丛慢慢直接去到了前台,张口就问顾有汜房间号。

    前台扬言客户信息保密,不能假口他人。

    丛慢慢屡次询问无果。

    无奈只能亲自给顾有汜打电话,可惜此时顾有汜正在通话中,没有接到。

    “搞什么啊,从一开始就没有打通过!”

    就是因为在丛家等不到顾有汜,打电话也联系不到他,她这才跑过来亲自提人的。

    她已经到酒店楼下,就一定不能无功而返。

    “别以为你不告诉我,我就没办法上去!”

    耀武扬威的跟一脸懵逼的前台说完,再一次打开了通讯录,这一次,丛慢慢直接联系了于秘书。

    于秘书接到电话时那叫一个欲哭无泪,但是也不敢招惹上这位麻烦精。

    上次因为她,顾总可没给自己好脸色。

    于秘书:“……丛大小姐,真不是我不肯告诉你,是我真不敢,老板的话我们哪个敢不听?”

    于秘书为难的不行。

    “上次擅自把你放进去我就被说了好一通了,这次实在是不敢了。”

    丛慢慢孩子气涌上来当即便不管不顾。

    “你怎么这么怂啊!”

    末了,她还帮着于秘书构造谎言:“你不说我不说他哪里知道是你告诉我的?悄悄的进村儿,打枪的不要。”

    于秘书:……合着你是真拿顾有汜当傻子了?

    “丛小姐,你这样真不是事儿,我觉得吧,你还是等顾总挂了电话再联系他吧,我这里是真不行。”

    再怎么说,顾有汜都是她的顶头上司,她断没有胳膊肘往外拐的道理。

    谁发工资谁才是大爷?

    于秘书拎的清楚,当即便要挂断电话。

    “不说了,我先挂了,这边还有个重要的电话会议,再见。”

    忙不迭说完借口后,她不由分说挂掉电话。

    丛慢慢还在电话那边‘喂喂’的时候,于秘书已经开开心心的打开了同家里人的视频聊天窗口。

    “喂,妈,嗯你继续……。”

    “真不是我不想回家。”

    “这不是工作需要嘛……你,你这我也没办法呀,新开的物流公司没了我都没法运转下去,我这……哎,我也很难办……”

    “行了行了,我们今天不说这些了好吗?云吃年夜饭OK?”

    ……

    丛慢慢一个人对着手机生闷气,想联系这个联系不上,想联系那个也联系不上。

    “气死我了!”

    她只能愤怒的坐在酒店大厅的待客区生闷气。

    于秘书和家人视频期间,还是抽空顺便跟顾有汜说了一声丛慢慢到来的事情。

    记挂着跟丛家的事宜,顾有汜沉思了一下,决定主动联系丛慢慢那边。

    在酒店大厅,闷声等了将近二十分钟之后,丛慢慢终于接通了来自顾有汜的电话。。

    电话刚接起来,她便委屈巴巴梨花带雨的控诉起来。

    “有汜哥!你怎么现在才给我打电话!我已经等了好久了!”

    她轻轻啜泣了几声,没有等来顾有汜的安慰也无所谓。

    悄无声息擦干眼角的泪珠,她吸了下鼻子,重新回到正题上。

    “我是来接你去我家一起吃饭的!”理直气壮的表明来意,她却还是忍不住控诉。

    “但你为什么一直……唉算了算了,不说那些不开心的,你现在就下楼,这会儿过去还来得及的。”

    爸爸他们肯定等了好久了,说不定菜都凉了。

    电话刚接通,丛慢慢就叽里咕噜的说了好大一通,根本没有给顾有汜说话的机会。

    顾有汜轻叹一口气,十分礼貌的拒绝了丛慢慢的晚餐邀请。

    “谢谢,但是不用了。”

    “什么不用,你已经吃过了?酒店的东西能吃吗?能吃吗?你怎么能吃那种东西?不行你必须跟我过去。”

    大家都在家里等着呢!

    “你没到我都没让爸爸他们动筷子吃饭。”

    顾有汜着实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他没有应对小孩子的耐心。

    但是傻子都能看出来丛慢慢对自己的情谊,他万不能装傻充愣真的就顺着她的意思。

    毕竟丛慢慢还是个孩子,太强硬了也不是办法,只能软着来。

    “我还有工作在

    手边,不太方便,这样吧,我打电话直接跟你爸爸联系?”

    丛慢慢不解,“我们两个的事情为什么要跟他说呀?是我邀请的你。”

    言下之意,既然是我邀请的你,那么其他人来说也不管用。

    反正她今天过来就是打定了主意,一定要带着顾有汜一起回家,要是不带顾有汜回去,她自己都不会回去的。

    心里的小剧场又上演了。

    丛慢慢倔强的抿唇,听说话的语气,不知道的人还以为顾有汜是多么苦心巴力的求她别放弃自己似的。

    “你放心,我绝对不会让你一个人孤零零的过节。”

    又想着大概是顾有汜不好意思去自己家里,丛慢慢瞬间想出另一个解决办法。

    “这样吧,你不想过去也行,那我上楼?”

    鬼灵精怪的丛慢慢欢笑起来,蹦蹦跳跳的赶去了前台,一边对着前台露齿笑,一边对着手机里询问着。

    “我现在就在前台,你直接告诉我房间号,我现在就上去找你。”

    顾有汜:……

    就很心累……

    倒也没有必要这样吧。

    “你已经在楼下了?”无奈之余又有些震惊,他没有想到现在这个时候,丛白书竟然敢允许丛慢慢乱出门。

    心下一寒,他开口问道。

    “你一个人吗?身边没有其他人。”

    丛白书该不会真的就这么愚蠢的,让丛慢慢在今天这个时候离开家里。

    他那个脑子,难道就没有想过陈伟阳有可能在任何时间动手?

    丛慢慢若无其事的笑了声:“嗯,不是的,还有其他几个人。”

    想到这里又忍不住甜蜜的笑了一下。

    “是有汜哥哥你安排给我的人哦,我一直都有好好的带在身边。”

    顾有汜的火气瞬间就冒了起来。

    自己再怎么谨慎,也禁不住丛白书和丛慢慢父女两这么胡闹。

    莫说是其他的,单是为了丛慢慢的安全,顾有汜也不能让她就这么一直待在楼下。

    迫于无奈,他只能说出房间号让丛慢慢上来。

    暂时能确定丛慢慢是安全的之后,顾有汜立刻打电话给丛白书,想要问清楚他们那边到底是什么情况。

    让丛慢慢在这个时间段胡乱跑出来,顾有汜真的是头疼!

    现在是什么时候,危急时刻怎么能这样乱来,陈伟阳若是抓住了丛慢慢,以此来威胁他们,他们该怎么做该如何做?

    顾有汜一腔怒气,电话却还始终打不出去。

    “该死的!”

    忍不住出声骂了一句脏话,顾有汜气的捶沙发。

    本来今晚是要打电话给吴只只的,现在可好,被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给耽误了。

    真是晦气。

    无奈之下,他只能再次拨打丛子安的电话。

    幸好这一次电话被接了起来,顾有汜废话不多说,直接进入正题。

    “丛子安,你舅舅呢?他在家吗?”

    之前有和丛子安说过几句话,顾有汜跟他已经算是相识了,再者现在并没有时间说废话,便不再过多的寒暄。

    但是那头没有丛子安的回应。

    顾有汜轻声‘咦’了一声,本打算再问的时候,电话那头响起了一声熟悉的笑声。

    “哈哈哈哈……”

    听起来阴森森又充满了邪气。

    顾有汜暗道一声不好,正欲再问的时候,那头先开口说话了。

    “顾总?”

    他瞳孔猛地一缩,整个身体都绷紧了。

    电话里的声音……可不就是陈伟阳!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