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速去报女侯

希行 / 著 投票 加入书签

58小说网 www.58xs.la,最快更新第一侯最新章节!

    日光照亮江陵府的时候,李明华已经回到官衙里。

    这边有她一个小书房,安康山死后,太平并没有如约而来,再加上各种民生事务,李明华不得不常常奔来官衙,干脆也安排了房间。

    书房有花有草有熏香,除此之外就是闺阁中少见的公文一摞摞,以及悬挂的密密标注的舆图。

    李明华一夜奔波未眠,此时没有休息而是坐在椅子看一堆旧信,散落展开的纸张上有清秀又犀利的字体落款武氏两字。

    楚国夫人与她的信件来往,都是以自己相称,没有用名号。

    这些信记载了她们从陌生到熟悉,中间又因为连小君而生分,不过信件没有断,楚国夫人还是会在某些要事上提醒她,对她的来信也认真回复,她们又从普通熟悉变成另一种熟悉………不分善恶夹杂利益的一种熟悉。

    “小姐。”

    侍女在外轻轻敲门。

    “周旅率来了。”

    李明华嗯了声,抬头看,周石走进来,刀剑都被卸去了。

    “明华小姐。”他径直开口道,“我是楚军,死而不改旗帜,土蝗他们其实不是,明华小姐可以卸去他们旗帜,将他们收为江陵府李家兵。”

    李明华没有看他,对侍女道:“把周旅率的兵器还给他,再给他配三匹马。”

    侍女应声是转身去吩咐。

    周石看着李明华没有说话。

    李明华对他抬手:“周旅率,你走吧,想必发生什么事你应该也猜到了,去告诉女侯。”

    东南道的兵马过境拒绝检查,周石就知道有问题,待看到那些车行走的样子痕迹,坐在车里的那些所谓的仆妇丫头,他不用检查就知道有问题。

    那绝不是什么金银珠宝,也不会有身高手长骨节粗大的仆妇丫头。

    这不是在送嫁妆,这是在运私兵,安东临近京城,东南道什么意图,周石立刻就猜到了,但他此时有点猜不到李明华的意图。

    东南道齐家和项家结为亲家,剑南道李家和项家本就是亲家,三家一家,所以东南道退兵走了,李明华将他们围住,他也不意外。

    剑南道的兵将他带出来,他做好了死的准备,也并不为自己带的楚军求情,他们既然是楚军,就会为女侯死战而亡。

    只是土蝗这些人,并不算是真正的楚军,在他眼里是民众,既然是民众,还是要尽力的保护他们活下去。

    但现在这是什么意思?

    “其他人我不能放走。”李明华看着他道,“免得打草惊蛇,到时候你们半路被劫杀,谁都走不了。”

    周石看着她,一句话不再多问,对李明华抱拳一礼,转身大步而去。

    李明华看着他消失在视线里,视线再落在舆图上。

    “小姐。”一个配刀侍女上前斟茶,低声道,“这样好吗?如果家里已经跟齐都督项都督他们说好.....“

    给女侯通风报信,岂不是坏了家里的大事?

    李明华道:“首先,什么叫家里?”

    侍女愣了下。

    “项都督说,大小姐,二伯父他们都同意了,他们的确是李家,但不是剑南道。”李明华道,指了指桌上的鱼符,看侍女,“李明玉才是剑南道,他没有亲自给我下命令之前,谁的话我都不会听。”

    侍女明白了,郑重的点头。

    不过她的神情还是有些犹豫,不听也就算了,给女侯报信,是不是有点......

    “报信。”李明华伸手指着舆图,“阿柳,你看看这舆图,看看女侯占据的地方,再想一想兖海道,兖海道常都督死的消息常家瞒的那么严密,朝廷却那么快就派了官员去吊唁,你觉得.....“

    她看着侍女一笑。

    “....女侯需要我通风报信吗?”

    侍女明白了,看了眼李明华,大着胆子压低声问:“明华小姐你觉得谁会赢?”

    谁会赢.....李明华看着舆图,论起来女侯只有一个人,东南道陇右道剑南道都举兵的话,其他卫道必然也会跟着举兵,还有朝廷.....女侯是孤军作战。

    但,李明华低头看桌上的信,心里有团火燃烧起来。

    朝廷文书上是怎么说的,古往今来第一人,所以封为第一侯。

    那她希望她做到这个古往今来第一人。

    侍女阿柳听到她说出的心里话,有些惊惧的跪扶在她膝头:“小姐,她要是赢了,剑南道就败了,那小姐就什么都没了。”

    她是剑南道李家的人呐,荣辱与共。

    李明华看膝头前的侍女,换做以前她也这样认为,不会也不敢这样想,但现在,这个纷乱的世道里,旧的在死去,新的在萌芽......

    “剑南道败了,我就去臣服在女侯面前,我愿意为她尽心竭力建功立业,我想以女侯的心胸,会接纳我。”她看着侍女,眼睛里也燃烧着火,“至于剑南道,至于李氏,那个门客不是说了吗?明华小姐因剑南道而有今日,也可让剑南道因明华小姐而扬威更进。”

    ......

    ......

    在进入京城境第一道关卡之后,周石和第三匹马都扑倒在地上,只报一句身份来历就昏死过去。

    周石再醒来就躺在一张床上,鼻息间满是药味,一个半大孩子坐在床前盯着他,与他四目相对,然后瞪圆眼。

    他跳起来:“周石头,你醒了。“

    能喊他旧名的都是熟人,周石有些恍惚,他已经很多年没有见过夫人以及夫人身边的人,这个孩子.....

    “我是阿毛啊。”阿毛对周石没记得自己有些失望,“当初夫人收养我们的时候,我是很小,但是我那时候也做事了,打个帘子啊,浇个花啊,夫人叫你来安排去江陵府的时候,我就在夫人跟前整理衣裙呢,你怎么能不记得我?”

    周石头昏脑涨,他哪里记得夫人跟前整理衣裙的小童?不不,重要的不是这个,他也用力的爬起来:“夫人,我要见夫人,我有要事....“

    阿毛忙伸手搀扶他,跟着向外喊“来人来人。”又安抚周石“别急别急夫人一直等着你呢。”

    门外有宫女涌进来,周岩被七手八脚的搀扶起来,蝶儿般拥簇来到隔壁厅内。

    周石一眼就看到厅内坐着的女子,黑色锦袍裹身,脚下白裙堆叠,一手拿着文书,一面听对面坐着的几人说话。

    看到周石进来,他们停下说话站起来。

    “夫人,东南道齐山名义送嫁妆,实则私运兵马兵器。”周石一口气道,“剑南道李氏也与之有谋。”

    李明楼点头:“我知道了,你快安心的去歇息。”

    周石说完身心也彻底松懈下来,阿毛喊宫女们扶他退下,周石回头看了眼,见那几人又坐下来,对着舆图指点继续说话......

    “夫人是不是早就知道了?“他问阿毛。

    阿毛整容道:“夫人一见你就猜到了!你看,你是从江南道来的,又是一个人,又这么急,肯定是出事了,能出什么事呢?看路线,东南道齐山送嫁装此时此刻会经过,那肯定就是他们有问题!”

    周石看着这小子一本正经扳着手指理顺,咧嘴笑了笑。

    他可不在意有没有提醒到夫人,他在意的是夫人有没有准备。

    夫人早有准备,就好。

    ......

    ......

    “齐山已经接近安东。”中厚道,在舆图上指点,“余下的东南道兵马分兵三路,送嫁妆名义人数最多,穿过江南道,另有两路乔装货商分散穿过河南道。”

    “项云走的是河南道,没有分兵,借着李家人同行,兵马众多。”姜名摸着下巴道,“毫不掩饰,赫赫然然,沿途还拜访州府官将。”

    “他们经过的地方,虽然兵马没有立刻跟随。”中六道,“但很多也都在备粮草辎重。”

    李明楼看舆图,伸手指轻轻画了个弓:“蓄势待发,合围之势啊。”

    元吉道:“小姐,公子问,要不要阻止他们?”

    项云身边有剑南道卫兵,虽然不能歼灭项云的兵马,但扰乱阻碍其前行没问题,宣武道遍布剑南道兵马,能将齐山斩拦。

    李明楼笑了:“不用,他们来了正好,省的我们去,告诉明玉,去迎接他们来。”

    说到这里又停顿下,长袖一挥,黑袍白袖如水如墨摇曳。

    “还有,我也去,告诉他们,我亲自去安东观礼祝贺。”

    他们意图悄无声息来围攻她,那她就去把他们的家人围住,帮他们加把火。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